開工第一期,資深記者馬自明要帶我們飛到一個零下二十五度的國家─羅馬尼亞,去看一個新鮮的故事。

這裡是歐洲的第二窮國,多數人指不出它在地圖上的位置,共產黨鐵幕、吸血鬼大概是唯二印象;在小說裡,世界最有名吸血鬼德古拉伯爵就住在此地;在歷史課裡,這則是鐵幕國家。

然而,在這個貪汙橫行的國度,一個台灣人竟在此地建立了六十億元的塑料回收王國,稱霸歐洲,馬其頓、希臘、德國的寶特瓶、廢電器都在這裡被回收處理,他還建立了歐洲第一個雲端回收系統,一個App,讓家家戶戶的廢棄物可被隨時收送。

剛開始,我們以為回收業的核心競爭力不過就是靠特權、黑道,也只能關在自己的島裡鑽營,但馬自明發現,有一群「台灣哥倫布們」把廢棄物的回收管理經驗,帶到國際上未被開發的角落,他們有人毛利率高達六成,超過台積電、聯發科,還有人每年賺一個股本,獲利能力睥睨許多科技業。

這故事讓人振奮,他們或者從沒人要的寶特瓶開始,或者在沒人想去的遙遠國度起家,或者跟沒制度的政府機關打交道;種種難處被他們一一化為商機,寫下把垃圾變黃金的傳奇。其中,又以四十八歲的洪慶齡,在羅馬尼亞耕耘二十年的故事最精彩。

然而,一樣是四十八歲,對照本期樂陞案報導,則令人感慨。

同樣是白手起家,同樣比別人更大膽,四十八歲的許金龍,卻為了四十億私利,用了史上最大膽的金融操作,假外資、假私募、假購併,坑殺了兩萬股民。曾經被頒發年度企業家獎的他,如今成了階下囚。

同樣為了求勝而冒險,有人被稱為有膽識,有人卻變成膽大包天。這條路,是在什麼時候出現了分岔點?

四十八歲,理應是黃金年紀,專業、人脈、第一桶金都有了相當的累積,脫離了只求生存的人生階段,此時,一個人更有餘裕為理念而活。因為,站得更高,看得更開闊,理應更多看看別人、看看社會。

很遺憾的,有人登高後,還不肯把目光從自己的身上移開,變成了膽大包天,既害了人,也終結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