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天荒的,《商業周刊》成立二十九年來,頭一次決定延後一天出刊,原因是,我們在等待美國總統大選開票結果。

這是一個月前做的決定。儘管先前民調顯示希拉蕊應能險勝,但英國脫歐事件讓我不敢低估風險,於是我們組成了專案小組,進行三個劇本的工作推演。依據八二法則,週三凌晨,我們完成了第一套希拉蕊當選劇本的製作;但隨著關鍵搖擺州開票結果出爐,早上十點鐘,我改變工作調派,置換人馬,轉進第二套內容製作。

套句希拉蕊的話,美國人,決定把核彈按鈕交給一位會被推文激怒的人。

這位美國新科總統最常講的話是,「我要築起一道高牆」;從小時候起,「我喜歡挑起事端」;對於冒犯他的人,「你必須窮追猛打」。美國怎麼了?

「過去十年,政府沒有推出任何有意義的重大政策,來挽救下滑的競爭力,」副總主筆楊少強引用了一份哈佛商學院的競爭力報告,他攤開八張趨勢向下的經濟圖表,遮住國家名字後問,這是哪個國家?

不是台灣,竟是美國。

我們循線找到報告主寫者麥可.波特,即便透過越洋電話,仍感受到這位競爭力大師的痛心:「這次選舉令美國人難堪,不談未來、不凝聚民心、不思解決分歧、不談真正進步!」他重話指陳:「美國現在就像貧窮的開發中國家,如委內瑞拉、非洲部分國家,瘋狂的言論讓大家討厭彼此。」

川普,不只是川普。他是一面照妖鏡,映照出弊病叢生的美國,舊政經結構裡的病菌、污垢全被搬上了檯面。自由貿易、民主政治,這兩大推動人類政經發展的基石,歷經長年運轉出現了副作用,但人們已經沒有耐性等待解藥;贏者圈如此遙遠,想成為菁英的人們,始終等不到成功,他們真的不耐煩了。

我們即將進入一個不可測的時代,反菁英,成了這個時代的主旋律。然而,這又將對台灣造成什麼影響?築高牆,真能解決問題嗎?三十二頁的完整報導,與您一起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