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遺憾的,悲劇再度上演。

二十年前,我是一名報社記者,有一段時間,我常領到獨家獎金,很不好意思的是,這類讓我大出風頭的新聞,竟然都是企業因買進衍生性金融產品而慘賠的倒楣事。

那是台灣衍生性金融市場的黃金時期,外商銀行們以各種方式撬開了原來被層層管制的金融堡壘,他們派出體面、EQ高、名校畢業的sales,向企業兜售從國外引進的新產品,賺取較存放款業務更豐厚誘人的利潤。

經過了二十年,即便企業因此慘賠的案例屢見不鮮,但每隔一陣子,這類產品總是會以不同的包裝形式捲土重來。然後,還是有企業,願者上鉤。

戲碼都一樣,交易虧損時,企業總是控訴銀行的黑心,銀行則反控企業的貪婪。到底是黑心,還是貪婪?說到底,大家都不是剛出社會的白紙,天下本不存在白吃的午餐,貪婪這一關,人人都會碰到,要是闖不過,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一輩子打拚一夕也就成空。

也難怪,各種血淚故事被寫進影劇作品中。有周潤發等大卡司演出的港片《華麗上班族》中,歌手陳奕迅飾演的角色,就因投資這類商品虧空公款,最終選擇撞車終結性命。韓劇《改過遷善》則描述冷血律師失憶變成暖男,為弱勢的類TRF受災企業辯護,成為全劇高潮的結局。

經過主筆蔡靚萱的明查暗訪,我們發現,去年人民幣TRF的虧損風暴並未平息,這場財務風暴正進入最棘手階段,開始有企業主債留台灣;有人上法院跟銀行打官司;有人向經濟部申請紓困,有人宣布倒閉、資產被查封……。

跟過去不同,這次的受災戶從上市櫃公司轉成中小企業、大陸台商,行業別從五金製造、電子代工、成衣到飲料、光電、鞋業等,其中有台灣的隱形冠軍,也有國際知名休閒鞋的代工廠。

這是一場虧損規模高達兩千億的魔鬼交易,買賣雙方都是輸家。值得深思的是,無知與貪婪,何者更致命?什麼時候,悲劇可以不再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