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依照往例,農曆鬼月買氣急凍,各行各業得度小月;但今年鬼月,市場卻出乎意料的有些看頭。除了寶可夢熱潮、挑戰九千二百點的台股之外,還有些熱門話題值得研究。

全聯的「好兄弟」廣告,一個把陰間好兄弟拿來當梗的kuso行銷,竟然出奇成功,贏得了八十多萬的瀏覽次數。

唐立淇一人DIY電視台,在十坪大的自家客廳,邊吃東西,邊自言自語,收視率竟打敗半數以上的有線電視頻道。

還有最近火紅的超商酷繽沙,在短短三個月內就賣出五百萬杯,打平星冰樂半年的成績。

上述的人或產品,都在低迷市場製造了驚喜,歸納這些暴紅現象,背後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善用(網路)行銷,為自己創造賣點。再如本期的另一篇報導,一個中南部起家的嘻哈團體玖壹壹,一開始不靠唱片公司,自己拍MV、自己po上網,從濁水溪以南一路往北竄紅,甚至在金曲獎的聲勢打敗張惠妹,也是網路自媒體行銷的案例。

台灣向來重製造、輕行銷,因為信仰「只要產品夠好,市場自然埋單」的人居多數,但透過上述故事你會發現,當秒速傳播沒有門檻,鐵粉力量大過一切的時代,行銷力可以秒定生死,逆轉成敗。若我們還只會埋頭做東西,卻不懂得抬頭賣東西,那麼,就只能繼續在老結構裡打滾。

在台灣的下一輪競爭力裡,唯有將行銷力的重要性高舉,從源頭聆聽市場的心跳,才可能另闢活路。

為此,本期封面故事,我選了一個很特別的題材:一個屢次敗戰的小球隊,如何做活一個地方的經濟?

三個月前,一篇日本的報導引起了研究員們的好奇,文章裡頭提到,日本北海道火腿鬥士隊今年的目標,是要讓台灣遊客進場增加六倍,但日本職棒向以國內市場為主,怎會對海外市場如此積極?

由此,和懋、維孝展開了一場探索之旅。行銷力的綿密層次,在這個故事裡很清楚的被呈現,是粉絲經營學很好的學習典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