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初的端午連假,在家中進行舊物大整理,我挖出了二十幾年前一次自助旅行的資料袋。那時候東歐剛從封閉下開放,我從奧地利出發,往匈牙利、斯洛伐克、捷克、波蘭繞了一圈,最後一站是兩德統一不滿一年的德國。

袋中的一份地圖勾起了許多回憶。那是我在奧地利的青年旅館遇到的一位香港青年送給我的布達佩斯地圖,他剛結束那裡的旅行,地圖拿到手時,已經有點破了,但在當時東歐資訊不發達的狀況,這份地圖珍貴不已。事實上,那一個月的旅行,因為資訊不足,沿路不斷發生無預期的問題,走了許多冤枉路。但也因為未知的狀況太多,需要隨機應變,鍛鍊了不少解決問題的勇氣,也由於常要依賴當地人的協助,對陌生的地方反而有了深入的接觸。

現在無論到哪裡,透過行動網路,隨時查詢Google地圖,不怕迷路、不用問路,下載各種交通應用程式,不用轉來轉去找月台或站牌;甚至準備要去的地方,可以查看街景攝影或YouTube影片,事前就可以知道目的地的景象。

什麼都有了,就是少了未知。太方便了,反而少了闖的樂趣。

去年此時,商周學院舉辦了《城市探險隊》的課程,我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是當小朋友們從基地坐公車到台南六甲區,準備分隊進行探險,卻因一個始料未及的因素,耽擱了好久還邁不出步伐:就在他們下車的地方,有家便利超商!孩子們就像鐵片遇到磁石一樣被吸往裡面。「這裡好涼啊!」「給我們錢買瓶飲料吧!」「有免費Wi-Fi,如果手機不被老師收走就好了……。」超商,代表了方便、熟悉、舒適,以至於每個孩子都不想走。

不知不覺中,我們應付不確定環境的本能,被一層又一層的「便利」與「可預期」纏裹了,動彈不得了。其實早在一九四一年,探索教育的祖師爺科漢(Kurt Hahn)就已經發現,單一的智能教育與熟悉的環境,會造成學生信心與冒險心不足,甚至記憶力與創造力都會減退。這也是為什麼他在英國成立外展訓練學校,提供孩子冒險與探索未知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