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份,資本市場氣氛就像天氣一樣,悶透了。

千元股后漢微科,要遠嫁荷蘭的消息,令人惆悵;儘管被購併後,員工留任,總部仍在台灣,但台灣人卻從老闆變成打工仔了。台灣之光,為什麼要把自己賣掉?

台灣的好公司,會不會正在出走中?

萎縮的台股交易量,是這宗交易成局的關鍵之一。曾經人聲鼎沸的台股,如今像個冷凍櫃,扣掉ETF交易,成交量不到六百億元。在交易案發布的同時,我們鎖定股價超過三百元以上的高股價企業進行調查,結果顯示:只有兩成企業看好台灣資本市場的前景,而,竟然有兩成企業未來考慮把自己賣掉。

股市,是經濟櫥窗,若櫥窗持續失去人氣,後續負面效應將不斷擴大。

然而,我們也同時發現,這一大片烏雲背後,其實鑲了一個銀色緄邊。

遠赴一萬二千公里外的美國波士頓,主筆蔡靚萱為了完成生技大未來的專題,企圖心旺盛的想約訪全球三大生技天王,其中有人被譽為「二十一世紀愛迪生」,有人是「生技股王製造機」,還有諾貝爾獎得主。

沒想到,這個夢幻受訪組合,竟然被她賓果了!賓果的關鍵,來自「台灣生技幫」的人脈,從哈佛到MIT,這些海外生技大老一出手,不難拿到資源。

譬如,靚萱請哈佛大學榮譽退休教授陳良博協助的過程,竟然還動用了生醫界祖師爺華生(James Watson)的人脈。這位在教科書中發現DNA(去氧核糖核酸)雙股螺旋結構的傳奇人物,竟然也來幫我們喬代誌。

在波士頓,這個甫被評選為全美新創能量最強的城市,我們一方面把全世界最頂尖的生技趨勢帶回台灣,也見證了台灣生技業的人脈實力。

一個台股,兩種趨勢,當電子業的本益比不斷下調,生技股卻享受著本夢比,這也是台灣成為「全球僅次於Nasdaq的生技股市」之因。有危機,也有生機,期待新政府能夠撥亂反正,將危機變成轉機,讓生機生生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