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就思考川普獲提名的後續影響,一點也不嫌早。」這是新債券天王岡拉克(Gundlach)最近發出的警語。三月初, 蘋果執行長庫克、Google創辦人佩吉等人也開了閉門會議,「如何阻止川普入主白宮」,是他們討論主題之一。

川普,會不會是二○一六年全球經濟最大隻黑天鵝?這是我們製作本期封面故事的發想緣起,因為這已經不是美國人的事了,而是全世界的事。

越往下探索,更多的發現被一一撬開。一個自大狂、一個階級對立挑動者、一個極端主義者,為什麼還沒被提名為總統候選人,就引發各界熱議?

因為川普現象的背後,說了一件影響深遠的大事:中產階級消失了。一場金融海嘯,一場歐債危機,鋪天蓋地的量化寬鬆政策,只是讓中產階級繼續往下沉淪。然而,以川普為代表人物,各界人士所提的貿易保護主張,會是解方嗎?

我想起最近院子裡的大紅楠,猜想它年紀該過五十了。每逢春天,它的葉苞會轉紅,花苞挺立,彷若紅燒豬腳般,有人管它叫「豬腳楠」。最近這棵樹不太對勁,原以為是被各式蕨類纏繞而致命。但剝除蕨類後發現,原來,主幹上已多有瘡孔,應是早期鳥類啄傷未癒,引發樹體日漸虛弱,主幹生態變得潮溼易腐,繼而吸引蕨類寄居。也就是說,老樹自己生病在先,蕨類只是伴隨而來的現象,但它遮掩了老樹的病況,讓我只看到滿眼綠意的蕨類,直到老樹主幹軟化凋零,一切才真相大白。

回過頭來說,川普所提的保護主義,能夠治癒中產階級消失的世界傳染病嗎?我想,他只是寄居在凋零老樹上的蕨類。

蕨類叢生的背後真相,是需要費力探索的,但答案絕對不應該停在蕨類身上,就此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