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為了留住台幹親顧茅廬;開會若不講話,幾乎讓人忘了她;都說她的發跡像中國版郭董,如今,卻成為台廠最怕的敵手。

據了解,蘋果將於6月發表新款頭戴式耳機,而此款產品將分別在中國與越南進行生產,負責的供應商之一,就是因為接單蘋果AirPods耳機代工訂單而崛起的立訊。

這凸顯出,在疫情下,紅色供應鏈對於台廠威脅已日益增加,而一手創辦立訊的王來春,其實不僅出身富士康,更是一路從作業員,變成能與鴻海搶單代工廠老闆,被譽為「女版郭台銘」。

一個鴻海出來的女作業員,竟然成為對台零組件大廠的收購女王。

2015年12月7日,兩岸商場同步傳出,中國連接器龍頭立訊精密將和台灣電聲元件一哥美律聯姻,立訊取得美律25.4%股權,成為美律最大股東。短短三年時間,這已經是立訊在台灣第二宗,國際至少第九宗的投資案。

憑中國股市市場的高本益比,立訊的營收雖不到台灣連接器大廠正崴一半,市值卻是8倍多。

有意思的是立訊的女董事長,王來春。32年前,她只是個在鴻海富士康深圳工廠的底層作業員,月薪連人民幣1000元都不到。如今,根據《富比世》2019年中國富豪排行榜,其身價達到62億美元(約合新台幣1860億元)。

她,也已經成為蘋果重要供應商。2015年11月,她還對投資人說:「蘋果產品中,有十個系列是公司可以做的,而現在還只做了三個,未來市場空間很大⋯⋯。」

立訊做的商品,就是鴻海的起家產品:連接器,它的崛起脈絡,也與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及其胞弟、正崴董事長郭台強,息息相關。

辦公室高掛郭董語錄
幫老東家代工,讓她被蘋果看見

1999年,王來春已經當到線材組裝生產線上的課長,是陸工在富士康的最高職位了。眼看升遷無望,於是,她離職和哥哥王來勝到香港創業。一開始,她只是單純做連接器進出口,後來開始委託深圳工廠代工。

2004年,她收購了香港立訊,成立立訊精密,隨後開始為老東家富士康和正崴代工,客戶觸角從中國本土品牌延伸到國際品牌。

從立訊2010年上市招股書可以發現,07年至09年,來自富士康的營收約占立訊年營收5成。不僅如此,正崴09年還透過子公司入股立訊,取得3%股權,成為王來春兄妹之外的第三大股東。

正因站上鴻海這巨人的肩膀,立訊5年內快速崛起。鴻海、正崴給王來春訂單,就是給她機會,讓她被蘋果看見。

王來春從不諱言,是富士康造就了她。她的辦公室高掛著郭台銘語錄:「錯誤並不可怕,可怕的是一再犯同樣的錯誤。」「走出實驗室,沒有高科技,只有執行的紀律。」她還會講解這些語錄讓員工知道,希望他們能感受到富士康的文化。

她算到小數點後四位數
幫富士康精打細算,卻無損良率

而她獲郭董兄弟支持的關鍵在於,她的價格夠低,卻不影響良率。「以前,就是她在幫富士康省成本,她算的多精啊?我們了不起算到幾分幾毛,她能算到小數點後四位數!」一位和王來春私交已有十多年的台灣連接器廠老闆如此形容王來春的精打細算。

而她善用台灣員工幫她打理公司的能力,更是關鍵。

她特別懂得用台灣人
低調沒霸氣,曾為留才隻身來台

跟郭董的軍事化管理不同,王來春對台灣員工,很會走「揪甘心」路線。

一位連接器大廠高層說,王來春身邊有多位幹部是台灣人,年資多達7、8年,連財務長葉怡伶也是台灣人。「她不像其他大陸老闆,把台幹當作『免洗餐具』,榨光你一身功夫後,兩、三年就踢走。」

鴻海讓她看見,台灣的管理人才還是比中國人來得有競爭力;而現實是,立訊正處於擴張,她不可能一個人單幹,一定要是一票人,而台灣人最好用。

曾經,有一位台幹因家人不願其離鄉背井,決定離職。為了留人,王來春隻身從中國搭機來台,再搭高鐵前往該幹部家中拜訪。最後結果外人不得而知,但王來春的親顧茅廬,已經在同業間傳開了,更讓台幹死心塌的跟著她。

郭台銘的霸氣,在王來春身上是看不到的。「她在會議上若不講話,會讓你完全不知道她的存在。」一位和王來春交手過的連接器老闆說,「和郭董一拿麥克風就不放手,兩人截然不同。」

對底層7000多名員工,她讓新進員工穿著迷彩裝進行兩天一夜的培訓。培訓內容不是說教,而是到戶外玩團隊合作遊戲,有人雙腳踩著其他人的肩膀爬竿子,夜間圍著營火談心,隔天結業,人人臉上掛著兩行淚。立訊把這過程剪輯成影片,配上溫情的音樂,放在網路上流傳。

她可能打造中國版鴻海
縱、橫向購併,從連接器到模組都吃

如果把立訊的崛起分成上下兩集,以2010年為界線切分,這一年,立訊上市,王來春手上有約新台幣75億元可花用。2011年,她第一家收購的公司,其實是台灣代工廠和碩在江西做連接器的子公司博碩。

前期的立訊等於是靠台灣的奶水長大。現在的立訊,憑藉著中國的資金與市場,正反過來成為台灣上市櫃公司的老闆,甚至可能成為中國版的鴻海。

連接器廠宣德的高層透露,「以前它(立訊)確實只是幫鴻海代工,但現在是蘋果指定它。鴻海或正崴,都已經奈何不了它。」隨著立訊的壯大,其與鴻海、正崴的關係正漸行漸遠,「從合作到競爭,(雙方)比較淡了,關係回不去了。」一位台灣業者說。

這從立訊股東名單可見端倪。正崴從2009年的第三大股東,到2015年9月已經變成第七大股東,持股比率下滑到僅剩0.94%。一方面,是正崴自行獲利了結;另一方面,立訊主導數次增資後,股本擴大,引入不同投資人,稀釋了正崴股權。

立訊還在快速擴大版圖。立訊日前公布人民幣46億元增資案時預告,其增資是為了投資電聲器件及音射頻模組,智慧裝置與配件類等。

「這當中一半和連接器無關,她已經在吃連接器以外的產業了。」台灣電子連接器協會理事長陳伯榕說,王來春不只要做元件,還要做模組,「下一步,她能做系統組裝,我都不意外了。」

系統組裝,正是鴻海稱霸全球代工製造的核心能力。「我在她(王來春)身上看到了鴻海的影子,這是中國第一人啊!」陳伯榕說。

過去20年,台灣的代工能耐,養出了一批優秀中國幹部。現在,這些「中台混血」CEO正在崛起。他們有製造經驗,有資金、市場與當地關係。台灣唯有更理解他們的脈絡,才可能找到更佳的戰略位置,因應他們的來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