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銀行業者自己掏腰包編了一本書,主題是台南小吃。常常會有人坐一趟高鐵,只為了吃一碗清晨從市場取回的新鮮牛肉,做成湯品,或是虱目魚粥、鱔魚意麵,所以他動念幫這些小吃做記錄。

我在和他聊天的時候,他認為最難得的是,這些台南小吃業者不約而同都有一個祖訓:不要貪心。也就是說,他們很多第二代、第三代都沿襲了第一代的精神,只此一家,別無分號;想要吃到他們家道地口味,只好請你自己去一趟台南。他們不流行目前餐飲業所流行的擴點,或是加盟,但是樂在其中,生意源源不絕,成為台灣在地迷人的風景。

最近我們採訪團隊飛到東京,敲開「無印良品」這一家公司的大門。這家公司,商品不會打上Logo,在國際調查機構Interbrand的二○一五年日本本地前三十大品牌中,它的品牌價值成長率卻能夠達到三五%,位居第一。

他們今日的成功,並沒有理所當然的過程。他們也曾經貪心過。尤其是在資本市場化之後,循著市場吹捧的邏輯,營收複合成長數字要漂亮,毛利率要穩步上升,商品的品項更要包山包海。就在這崛起快速、視成功為必然的過程中,當時的會長,帶領了一群員工,放了一把火,火焰之下是累積三年的庫存服飾,市值約一百億日圓。

這把火的意義是,當時的無印,太貪心了。

而對應未來這把火不再發生,最重要的教訓就是要克制成長的欲望;從什麼都要,到他們只要聚焦一○%的人。服裝顏色不脫藍白黑灰,和一般色彩繽紛的流行服飾不同;像是客戶希望有粉紅色沙發套,這不符合無印的品牌理念,就會自然淘汰掉。有客戶建議無印銷售掃地機器人,而在無印的理念裡,一個家很重要的價值是人與人互動,如果用機器人掃地,與理念不合,這也不賣。

這個不做、那個不賣,白花花的銀子送上來還往外推,這似乎犯了資本市場的大忌,但是拿捏好「貪心」的那把尺,卻能有異曲同工之妙。對照台南小吃的別無分號,他們用不同程度的克制貪念,卻同樣得到掌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