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辜老面對江澤民、汪道涵時不卑不亢的態度,及有為有守的應對進退,蔡英文深感學到了寶貴的一課。「辜老在兩岸談判的高超手腕,就是人生經驗閱歷豐富的最極致表現。」蔡英文說。

試探》推小三通M

小三通在國民黨時代都動不了,民進黨又視三通為禁忌,
加上對岸根本瞧不起小三通,蔡英文是有多大本事可以推得動?

如果你問蔡英文在陸委會任內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麼,她的答案一定是「小三通」。

2000年政黨輪替,綠營由於得票未過4成,國會席次也未過半,施政處處受到限制,當時北京對新政府也採取「聽其言、觀其行」態度,兩岸關係進入全新的摸索階段。

一個少數執政、兩岸生手的新政府,在北京冷處理的情況下,如何突破禁忌讓小三通在短短半年內就能順利上路,當年參與推動小三通的幕僚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很神奇」。

2000年5月20日,蔡英文接掌陸委會主委,政黨輪替、又是第一位女性主委,朝小野大、北京對新政府「留校察看」的做法,蔡英文這個新手主委要怎麼推動兩岸關係,成為當時媒體追逐焦點。

十天之後蔡英文以行動證明,她不搞意識形態,而是一個願意面對問題、處理問題的「務實派」主委。就在上任第十天,蔡英文帶著幕僚親自跑一趟金門實地考察,鎖定「小三通」是陸委會的優先政策。

當時媒體冷嘲熱諷的不少,大致上的意思都是說,「小三通在國民黨時代都動不了,民進黨又視三通為禁忌,加上對岸根本瞧不起小三通,蔡英文是有多大本事可以推得動?」

從蔡英文一開始鎖定小三通為優先政策,就可以看出她做事情務實的態度以及政策規畫的深謀遠慮。

陸委會不到200人
讓十幾個部會動起來

首先,蔡英文認為,當時兩岸之間,在政治上屬於緊縮狀態,但是兩岸即將加入世界經貿組織,整個國際氛圍也都在轉變,所以在政治緊縮的情況下,經濟需要某種程度的放寬,否則兩岸之間政治緊、經濟也緊,對於兩岸關係的發展並不是好現象,若從緩和兩岸關係的角度來看,「新政府必須推動小三通」。

再來,兩岸加入WTO之後,接下來我方勢必要面臨「大三通」的問題,但在當年民進黨裡頭,反對大三通的壓力並不算小,所以當時蔡英文的想法是,「小三通並不是立刻的直航,而是將已局部存在的小三通合法化,把法規制度建立起來,剛好可以做為大三通的一個先期的試驗」。

況且,如果小三通可以順利進行,對於互信不足的兩岸關係是一種善意的累積,也為未來的直航打下基礎,蔡英文在立法院的小三通報告上這樣對立委說明。
其實蔡英文也很清楚,當時法令上雖然不允許小三通,但是檯面下的小三通已經存在一段時間。

她認為,與其讓金馬地區民眾,因為生活需要,常常冒高風險向大陸直接購買農漁產品,造成走私、直航大陸的犯罪行為,不如將「小額貿易除罪化」,透過法治化、制度化管理日益頻繁的「小三通」,讓小三通「化暗為明」。

但要把小三通由暗轉明,是個大工程。

首先,雙方私底下的貿易行為雖然已經存在,但是金馬當地港埠都沒有通關作業,所以要走正式的管道,要有通關的作業,就會需要港埠設施、需要制度,軟體、硬體的設備,這些都是從無到有,一切都要重新建立,而這就會牽動到十幾個部會,國防部就是其中最困難的一關。

由於金門、馬祖是國防重要駐地,彈藥庫可說是布滿了整個金門島,如果要正式推動小三通,國防部很多的軍事設施、彈藥庫等都要全部移走,這會涉及國防及國安問題,國防部、國安會會不會支持陸委會,都是個變數。

幸好在蔡英文積極的溝通協調下,當時的國防部長也全力支持金馬小三通,等到國安會、總統等高層決策通過後,陸委會全部動起來,只是一個不到兩百人的陸委會要去協調十幾個部會一起來推動小三通,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再來人跟貨要交流,港埠建設牽涉到的是交通部;對方的船要進來,會牽涉到海巡署;接著人員要入境的問題,就會牽涉到財政部的海關、內政部的移民署,以及檢驗疾病的衛生署疾管局(現在的衛福部疾管署)。至於貨的檢驗,就會牽涉到經濟部商檢局,動植物檢驗則是農委會。

小三通推動速度過快
讓蔡英文差點因此丟官

當時大家也很擔心,對岸的人到金門之後,失蹤或是犯罪,這時候就需要法務部出面處理,外界看起來好像很簡單的「小三通」,其實是橫跨了十幾個部會的業務協調,「這十幾個部會,陸委會都必須主動出面協調,我們真的每天都忙得人仰馬翻。」詹志宏說。

除了陸委會積極的溝通協調各部會讓小三通順利上路,對岸的態度也很重要,最後可以行得通,一定是雙方有一定的諒解,「如果對方不做,我們硬要推,這也很難啊!」當時負責小三通規畫及執行的傅棟成說。

眾人印象中偏向保守的陸委會以超高的效率與協調能力,用半年的時間就讓小三通正式上路,但大家一定沒想到,因為太認真、推動的速度太快,蔡英文在陸委會主委的第二年,還因為過於快速推動小三通上路,差一點丟掉主委的位子,可見當時她雖然獲得的掌聲不少,但也面臨很大的壓力。

歷史的進程,總是百轉千迴,把時間軸拉長,很多事情可以看得更清楚。當年被北京戲稱為「小兒科」、讓蔡英文差一點丟官的小三通,上路至2015年已15個年頭,人數從第一年通航時的兩萬人,每年倍數成長,2015年將可望刷新紀錄,突破160萬人次。

中國的媒體在小三通通航十週年的回顧上,也首度肯定了小三通在兩岸交流中扮演著特殊的角色,人民網的文章上面寫著:「小三通拉近了兩岸人民的距離,為兩岸走上全面三通累積了寶貴的經驗。」

2000年蔡英文赴立法院針對小三通做專業報告時曾說:「小三通的意義有二,首先,政府可藉著小三通的經驗,做為將來規畫大三通的參考依據;另外,小三通還代表兩岸阻隔50年後,相互往來的象徵意義。」類似的話,早在小三通剛開始推動時,蔡英文就已經說過了。

挑戰》台積電登陸

前總統李登輝力擋登陸案,甚至病中急電當時陸委會主委蔡英文,
回憶當時壓力,蔡英文說「差一點死在八吋晶圓上。」

蔡英文接任陸委會主委時,除了面臨對岸的壓力,最大的挑戰還是來自於台灣內部對於兩岸經貿政策未來走向的對立與衝突。為了在天平的兩端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在完成小三通的正式通航後,蔡英文把大部分的時間都放在凝聚兩岸經貿共識上面。

2001年,受美國網路泡沫化衝擊,台灣股市下挫至4千點,當時的陳水扁總統在8月召開「經濟發展諮詢委員會議」(經發會),希望凝聚各界共識,以回應「救經濟」的急迫需求。

由陸委會負責的兩岸議題,總共達成36項共識,包括企業登陸的「戒急用忍」政策改為「積極開放、有效管理」、開放海空運直航、開放大陸人士來台觀光、開放中資來台從事事業及房地產投資等等,並交由陸委會負責推動共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