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民進黨中央13日公布總統初選民調結果,蔡英文民調以35.67%勝過前行政院長賴清德的27.48%,最終是由蔡英文出線,將代表民進黨角逐2020總統大位。

民進黨總統初選,由蔡英文、賴清德爭取黨內提名。這次民調方式採市話與手機各半,由蔡英文、賴清德分別與高雄市長韓國瑜、台北市長柯文哲進行三方對比式民調,最後確定蔡英文勝出,6月19日中執會確認提名人選。

由《商業周刊》出版的《蔡英文──從談判桌到總統府》,蔡英文稱此書「它的意義比個人自傳更為重要」。書中揭露她的跨國談判歷程,書末她親自回覆「下一任總統無法迴避的政策問題」,提五大具體方案,包括經濟、TPP、紅色供應鏈、貧富差距、世代正義,是理解蔡英文過去與未來政策思維,最重要的一本書。本文摘錄四場重要談判內幕,鏡頭,從十五年前台美貿易談判開始……。

對峙》台美談判

輕聲的「翻譯、翻譯」從一位清湯掛麵髮型的年輕女性口中說出,
WTO談判桌上,蔡英文的英文是我方中最好,她為什麼還要找翻譯?

「翻譯、翻譯……」

輕輕的一句「翻譯、翻譯」從一位留著清湯掛麵髮型的年輕女性口中說出,頓時讓原本陷入緊繃的雙方談判代表情緒跟著降溫。在談判桌上喊出聲的就是蔡英文。

1990年代初期,台灣對美出超金額龐大,美方要求台灣若要入會(世界貿易組織WTO及其前身GATT),就要先解決台美貿易順差過大的問題,因為對美談判項目最多,牽涉的貿易利益也最大,是所有談判最困難的部分。

當時美國的貿易談判,是由美國貿易代表署(USTR)主導,而USTR一向被視為聯邦政府的精銳機構,個個都是談判的高手。

招牌的撲克臉
是長年談判養成的職業病

反觀台灣人才卻嚴重不足,「當時台灣懂GATT等國際貿易法令的專家,五根手指頭數得出來,蔡教授(指蔡英文)在政大教這門課,我在東吳教。」台灣第一任駐WTO大使顏慶章(曾任財政部長)說。

懂GATT、WTO國際貿易的專業人士已經很少,還要具備法律專業、能夠用流利英文對外溝通的人才,更是鳳毛麟角,蔡英文剛好具備這三種條件,所以她一進入國貿談判體系,很快就擔起台灣對外經貿談判中的重要角色。

剛剛擔任國貿局顧問的蔡英文,30歲不到,外表看起來就像個小妹妹,加入團隊不久隨即參與了台美工具機、智慧財產權、雙邊投資協定、關稅、匯率的談判。

「那個年代的談判以工具機、投資協定、智慧財產權最多,匯率部分我也跟著央行總裁彭淮南(時任央行外匯局長)一起進到美國財政部去談。」蔡英文回憶。

「每次僵局一出現,坐在主談人身邊的蔡英文就會叫翻譯,她總是要對方慢慢翻,翻成中文,我方主談人就用中文回,再請翻譯翻成英文給對方。」前經濟部長何美玥描述談判桌上的親身經歷。

「談判桌上,大家都用英文交談,蔡英文的英文表達能力又是我方代表當中最好,她為什麼還要找翻譯?」當下何美玥心中一度疑問,直到後來僵局化解,何美玥終於了解蔡英文的用心。

通常談判一開始,擔任顧問的蔡英文會坐在主談人旁邊,她除了觀察對方談判人員的動作、表情等肢體語言,也會視情況傳遞紙條或是提出暫停、再協商的資訊。

當雙方談得很僵,蔡英文會想辦法緩和僵局,比如提出新的觀點或是法律上怎麼樣處理比較合理,提出翻譯要求也是其中一種方法,目的就是讓場面輕鬆,大家情緒降溫一下。

幾次對美談判下來,美方漸漸發現,蔡英文是我方談判控場的靈魂人物,開始派人全程注意她。蔡英文知道對方一直盯著她的表情及一舉一動,因此養成一上談判桌,就是面無表情撲克臉的習慣。

習慣延續到今天,讓部分民眾以為蔡英文講話嚴肅、很冷、面無表情,殊不知這是長年參與談判所養成的「職業病」。

面對美國談判對手咄咄逼人,仍面不改色,蔡英文在談判過程所展現出來「冷靜、臨危不亂」的特質,讓她在台灣加入世貿組織過程中的角色越來越重要。

某次談判接近尾聲,一位美國國務院的官員突然跑到蔡英文面前,對她說:「妳是我看過最聰明的人。」美國政府官員在WTO「爭端解決小組」(全球政府間貿易糾紛的最高裁判機構)成立時,曾諮詢蔡英文願不願意擔任六位成員(相當於「WTO大法官」)之一,可見她受到重視的程度。

在GATT受理台灣入關後,接著成立台灣入關工作小組,其中第一件事情就是,審查台灣提出的「貿易體制備忘錄」。

WTO共有140多個會員國,他們對我方送審的「貿易體制備忘錄」所提出的問題,必須一一回覆,這些工作全落在蔡英文所帶領的法律顧問團隊身上。

回答問題的方式,還必須有攻防、有技巧,避免回答一個問題之後反而衍生更多問題。「我記得第一次各國針對我方的貿易體制備忘錄,提出了『四七五』個問題,結果我們回答以後,對方回來更多問題,因為對方會在你的回答裡面,再找問題,然後繼續再回來問。」當年也參加談判的徐純芳(現任國貿局顧問)說。

最後顧問團隊掌握到重要技巧,那就是:「當你回答的時候,就是要結束這個議題,不會讓對方找到新的東西再回來問,要滿足對方資訊的需求跟立場的需求。」蔡英文說。

在與大國交手、角力的過程中,蔡英文認清了國際現實,也更了解台灣的處境。

向WTO抗議美農業補貼
反遭嗆「我們說什麼,你們就做什麼」

有一次她參與一場談判,是美國有計畫要給予自己國內農業補貼。蔡英文就說:「美國給補貼,我們也要給自己國內的農業補貼啊!」對方卻說:「妳不行,妳這樣違反國際協議!」

蔡英文不服氣,跑去告訴WTO入會主席:「為什麼美國人可以,我們不可以?」

主席告訴她:「My dear, this is a place where you do what I say.This is not a place you do what we do.(親愛的,這裡是一個我們說什麼,你們就做什麼的地方,而不是我們做什麼,你們也可以做什麼的地方。)」

換句話說,這是強權時代,你有多少實力說多少話,在國際貿易談判裡,從來不只是商業勢力的較量,而是國力的比拚。

蔡英文很早就了解到像台灣這樣「貿易大國、政治小國」,想在國際上開疆闢土,面臨的困難會很多,單打獨鬥,談判難度非常的高。但如果能夠把其他國家拉進來,在一個多邊談判架構當中,一起打群架,分散壓力,就可以減少自己的損失。

除了參與實質的WTO入會談判,蔡英文也參與了另一個能夠提高台灣在國際上曝光度的重頭戲──APEC(亞洲太平洋經濟合作組織)會議。

在這個場合,蔡英文除了幫我國代表寫講稿,後來她也擔任經濟服務貿易組的主席,「我就坐在那裡聽每一個國家講話,不同國家之間,以0到100為範圍,立場大概是20到80之間的差距,所以我就要在20到80之間,找出共同點,變成一個會議的結論。」

控場》辜汪會晤

峰會後的國際記者會,現場擠滿四百多名記者,
如何搶下外媒版面?最後壓注在辜老英文秘書的蔡英文身上⋯⋯

1998年10月,海基會董事長辜振甫代表團一行人從台北出發,一路從香港、上海輾轉來到北京,時任總統李登輝特使的辜振甫,即將會見當時的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此行最重要的重頭戲「辜江高峰會」即將在北京釣魚台國賓館登場。

這次辜汪(海協會會長汪道涵)會晤是兩岸闊別五年後的再次會晤,前總統李登輝相當重視與會的名單,而辜振甫率領的代表團,除了海基會、陸委會兩會幕僚成員外,最受矚目的團員,就是民進黨籍監委康寧祥、國民黨陸工會主任張榮恭、政大教授蔡英文、台大教授吳榮義與包宗和;蔡英文萬綠叢中一點紅,是12位代表團團員當中,最年輕也是唯一的女性,主要任務之一是擔任辜老的英文秘書。

在臨行前幾天,李登輝親自拍板辜汪會晤的主旋律,台灣要強調「對等」,在即將登場的主場大戲「辜江高峰會」上,我方將主打「民主牌」、「主權牌」。

怎樣把台灣民主經驗,透過這個全球矚目的場合,精準傳達給全世界知道,政府部門最後提建議:「代表團在辜江高峰會後,在北京召開一場國際記者會,擔任辜老英文秘書的蔡英文,就有發揮空間。」

這一招果然奏效,辜江高峰會後的記者會,現場湧入四百多名記者,其中有將近一半是外國媒體,辜老發言之後,蔡英文在記者會上完整、流利的向外國媒體轉述辜老的話,以及此行參訪內容,甚至指導外國媒體拼字,經過蔡英文這番解說,外國媒體的接受度相當高。

陪著辜老打這場外交戰
蔡英文上了一堂國際談判課

辜汪會晤結束後,幕僚群回到台北,蒐集國外輿論報導,一比較之下發現有相當大比例引用我方講法,「北京由於沒有安排中翻英譯者,外籍記者兩邊跑的結果,就是我們的東西被外媒採用比較多。」參與代表團幕僚作業,時任海基會副秘書長詹志宏說。從結果來看,此役算是成功打了一場國際宣傳戰。

兩岸之間的交往,檯面上、檯面下可說是處處交鋒,同行的蔡英文近身觀察辜老,「他可以用中國人熟悉的方式,去表達跟他們不一樣的意見,這是談判最高招,已達藝術境界。」蔡英文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