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只要有機會碰到年約四十、五十多歲的高階主管,總是會詢問,「最近令尊、令堂身體可好?」只要我這麼一問,話匣子就跟著打開。

「這個週末也要回到長野。已經八十五歲的母親,肺不太好,平常都是拜託住在附近的堂妹幫忙照顧,」「去年,終於把爸爸送到老人院去了,光是說服他,就花了好一段時間,」「終於把孩子送上大學,正覺得鬆了口氣……,岳母卻出現了失智症的徵兆。」

上述兩段話,摘錄自日本第一大財經雜誌《日經Business》九月底編輯長的話,有感而發的他,製作了一期「隱形照護」封面故事。「隱形照護」形容的是,「白天上班、晚上看護長輩、公司卻不知情」的人,而他們正悄悄的離開職場。

從M型社會到獨居時代,台灣總是亦步亦趨的跟在日本趨勢之後,上述的對話,也正頻繁的在你我周遭上演。環顧周邊四十、五十歲的親友,正是職場上的黃金年齡,事業正要攀向高峰,終於有機會躋身公司核心,但也在此時,父母卻開始老了、病了,甚至倒下了,身為人子,到底要繼續為事業打拚,還是放下工作,回家照顧父母?

最苦的是職場三明治族,當你正在全球征戰搶訂單,卻突然接到遠在台灣南部父母的求救訊號時,一邊是工作、一邊是親情,如何取捨?

不只是時間資源,金錢的問題也不好解,孩子的教育金、自己的養老金、父母的安養金,當蠟燭三頭燒時,解方何在?大環境也不利,政府對看護外勞的申請限制、受薪階級的稅率都極不友善,算盤一撥,很容易讓人萌生退出職場的念頭,重新回到單薪家庭模式,一人主外賺錢,一人主內照顧家裡老小。

這是一場可預見的職場風暴,基於此,我們以《日經Business》報導為基礎,擴大調查台灣企業的現狀發現:未來五年內,台灣的「隱形照護」風暴受牽連者可能上看二百二十萬人,平均每五個人就有一個可能被迫離開職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