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營收不到六億元,每年淨利不到兩億元的公司,憑什麼上《商業周刊》封面?

採訪主任吳修辰用一個理由說服了我。

讓我們將時空轉換到四、五十年前,當時,全民偶像是史豔文,偏遠鄉村小孩為了爭睹史豔文,每天總定時守候在村中唯一的電視機前。然而,五十年的時空更迭,廟口前的酬神戲碼早已陸續轉成歌仔戲、鋼管舞,甚至電影。千家布袋戲團至今餘下者,多半只能守著兩、三家的廟口生意。

不只如此,搶走觀眾眼球的娛樂越來越多,好萊塢鋼鐵人、韓劇大叔、日劇偶像、大陸宮廷劇,連網路遊戲都成了布袋戲的競爭對手。布袋戲還有活的空間嗎?

這明明是場不可能贏的戰爭。

沒被打死,本身就是一個奇蹟。但讓人訝異的是,竟然還有一個戲團能與時俱進,從廟口、錄影帶店,走進便利超商通路,甚至登上大銀幕,跨入中國市場,還進軍美國?截稿這一天,這個布袋戲團上櫃了,市值近七十億,一個從虎尾稻田裡誕生的掌中傳奇。

「如果沒有霹靂,布袋戲是不是就失傳了?」修辰問。

「不要把我寫得這麼偉大,它只是在故宮……,」霹靂創辦人黃強華低調答道。

向身邊朋友隨機市調,誰家的孩子看過素還真?誰沒看過凱蒂貓、米老鼠?布袋戲的發展史,像極了此刻的台灣轉型產業。曾經美好,但現在的勢頭,沒有一個是有利的。

在這樣的產業大逆風下,老市場迅速萎縮,如何突圍,甚至還可以跨入新市場?

「人不能受制於勢,而是要制勢於先。」這是台灣史上二十六年不死、最會賺錢男主角素還真的名言,也是黃強華一手塑造出來的角色,更是他一輩子的寫照。

如何制勢於先,需要很大的智慧。如果布袋戲團都可以發展成這樣,還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採訪結束前,我問黃強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冒險是哪一次?」

「最重要的,應該還沒到……。」每隔一個階段,他就會為自己設定一個大冒險計畫。明年,他還要挑戰全球第一部3D偶動畫。他認為,人活著,就是不斷的冒險;而冒險,是為了更了解自己的缺點,以突破現狀。

一個布袋戲團,以永不停止的奮戰意志,彰顯了「越被看衰,越能活起來」的台灣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