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正是越南改革開放積極吸引外資時,我第一次踏上越南。當時,正是三陽集團赴越南投資不久,寶成剛在越南設廠,也是前總統李登輝積極推動「南向政策」的時代。

被稱為「東方巴黎」的胡志明市,因法國殖民而留下大量的法式建築,搭配碧藍的天際線,以及身穿傳統白紗、一群群騎單車悠然而過的女子,是非常美麗的風景。

美軍占領期間留下的美式俱樂部,被改建成一間間高級餐廳,其鋼琴手與小提琴手,演奏功力一流,許多人原在蘇聯習藝,其後因蘇聯解體、美越戰爭,輾轉從北方流亡至西貢,靠現場演奏為生。

骨董市場中,留下越戰時期美軍遺留的物品,包括槍械、彈藥、指南針,還有許多泛黃的照片與寄不出的信。穿梭在其中,腦海很自然會浮現電影《現代啟示錄》中,越戰殘酷的畫面。

這個城市面貌多元,中國的寺廟與西方的教堂並存,街道的矮房子前,隨處可見露天販賣的法式麵包、越南咖啡,那混搭滋味,在其他國家就是找不到。

後來陸續去過幾次越南,曾參加盛大的銀行開幕式,也去了台商聚集的KTV,聽聞賄賂官員拿到特權,或分贓不成鋃鐺入獄,以及兩地婚姻糾葛難解的檯面下故事。

也曾經在湄公河上,驚嘆那如海般的廣闊河面,如迷宮般的水道;更驚訝河畔的叢林間,無數貧民生活在難以遮風避雨的家。

二十年來,越南發生很大改變,胡志明街道上的自行車逐漸變成機車,許多都是由台商製造;而農村貧困的人們,則一波波湧向胡志明市旁,那一間間由台商經營的工廠內。

這些工廠,在五月十三號排華暴動後,從衛星空拍往下看,街道兩旁多家廠房被烈火燒成驚人的大黑洞,屋頂塌陷,廢墟裡猶冒出陣陣濃煙。

台灣在越南是實質的第一大外資,而越南又是台灣海外第二大生產基地,這二十多年來,越南少不了台商,台商也少不了越南。往後再看五年,彼此依賴的情況仍會持續,越南對台商而言,仍然有其致命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