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工作碰到困境、生活走到瓶頸,找誰商量、如何解套?此書是執業三十多年的心理醫師,給待嫁女兒的家書,也是她以醫師、職場人、妻子等角度,告訴現代人的事。

女兒啊,好久沒寫信給妳了,最近還好嗎?有沒有按時吃飯?在美國的新婚生活是否依然甜蜜?工作也都還順利吧?雖然我們常透過電話或即時通保持聯繫,但媽媽心裡還是時常惦記著妳啊。

過去33年期間,我身為心理醫師,至今接觸過的病患應該超過20萬人,看診時間也將近7萬小時。每個人都帶著各自的人生痛苦和煩惱,找我一吐怨氣並諮詢解脫之道。每當遇見和妳年齡相仿的患者,最讓我心疼,因為她們總令我想起妳,深怕有些事情妳會不會也不敢向我開口。

不知從何時起,我有很多話想對與妳年紀相仿的朋友們說,想叫她們不要太執著於每一件事情都要會,如果現在會感到不安,就代表妳有在認真過生活,所以不必太過擔心。

別執著大公司頭銜
人生有上坡也有下坡,只要有進步就能找到樂趣

慧瑛是一位喝過洋墨水、兼具傑出實力與可愛外貌的優秀人才,然而,她卻將自己視為一文不值的廢物,來找我做心理諮商。

經過一番交談,我才知道原來她對於工作有著接近病態的執著,認為非得進知名大企業上班不可,程度嚴重到每當結果不如她所願時,就會想「與其這樣活著,不如乾脆死掉算了。」對她來說,「大企業」的頭銜,是唯一能洗掉她自卑的關鍵金鑰。其實,只要她的眼光放低一點,是可以找到很多企業規模雖小,但職位穩定的工作,可是她依然堅持非要進入一流大企業上班不可。

若要談年輕時最重要的人生課題,自然非工作與結婚莫屬,但計畫往往趕不上變化。看著年輕人失落的坐在即便再怎麼努力也不會敞開的就業市場大門前,有哪個長輩不心疼?更何況在這熱中以學歷、職業、任職公司判斷一個人的「名片社會」裡,人們自然高度渴望進入知名大企業。所以我可以充分理解那些一心只想進大公司、延後多年才找工作,或者考慮轉職者的立場。

活得像自己是最重要的事

但何不試著用更廣的角度去看待工作這件事?也就是說,不只將工作視為職業或職場,而是一輩子必須進行的活動。其實人類有著做任何事都想成功的本能,即便這些事可能帶來痛苦,也不放棄盡力達成的欲望。所以從生到死,就算在世間只留下一顆小小石頭也甘願的,便是人類。

我很喜歡的一部電影《愛的故事》(Love Story)編劇艾瑞克.席格爾(Erich Segal),即便與病魔抗戰長達三十多年,仍沒放棄教學和寫作。對他來說,已不再期待身體病痛復元,而是昇華為「就算病情不斷惡化,也要勇敢活下去」的意志。病痛已成為他生命的一部分,一旦沒了病痛,恐怕反而會懷疑自己存在的價值。這樣的對象在精神分析學中稱為「自體客體」(self-object)。(譯註:所謂「自體客體」,可能是一張帥氣的自拍照、一紙漂亮的成績單,或朋友的一個微笑。當人們反覆端詳它,就彷彿從鏡子中看到一個完美的自己。)

美國一位精神分析師科胡特曾指出,人類本就是能接受尊重與愛的對象,並且渴望能給予自己安全感與慰藉。就如同人類至死都必須仰賴食物維生一樣,人們也需要能夠一輩子提供這些元素的對象。這樣的對象也可以是自我本身,但因難以與自我做區隔,所以才會稱之為「自體客體」。

如果想要健康且穩定的自我成長,就必須擁有自體客體。孩提時期,父母會扮演這個角色,但是隨著年齡增長,自體客體便可以不一定是人格體;只要能夠提供自己滿足感、支持自我,並且成為守護自我的安全網,使自己得以蛻變成堅強且完整的自我(cohesive self),那麼無論是理念、興趣、活動、職業,都可以是自體客體的對象。

「人生就像一個圓,有上坡也有下坡。我透過每天一點一滴的進步,找到人生的樂趣。」這句話出自韓國芭蕾舞者姜秀珍之口。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她即使咬著牙撐過那些難忍的劇痛,也依然要卯足全力堅持跳舞?答案是,唯有在跳芭蕾舞時,才會令她感到「活得像自己」。

別硬吞傷心的眼淚
哀悼是對「失去」的反應,是健康的悲傷,並不是軟弱

我的患者中有一位敏移小姐,過去的她即便感到孤單或悲傷,從不曾掉過一滴淚,但每次只要一到我的診間,就會哭到用完一整盒衛生紙也停不下來。原來年過三十的她,一直都以派遣職的身分工作,因尚未找到一份正職工作而備感不安,最近又面臨悔婚問題,使她宛如沉浸在悲傷裡的落葉。

「醫生,一直以來都以結婚為目標交往的男人,竟然突然跟我說要悔婚……」終於開啟話題的她,接著說:「我的人生是『不定時炸彈』,非正職的派遣職,加上突然被悔婚,很有意思吧?」她臉上露出自嘲式的微笑,接著突然抖了抖肩,開始埋頭痛哭。敏移有憂鬱症的症狀,原因出在她的完美主義;她除了會在筆記裡寫下死前一定要去旅行的地點外,還詳細描述自己一定要在30歲前結婚,35歲前生下兩個小孩等,依照年齡列出各項必須達成的人生進度表。結果她被這些人生必須照計畫走的強迫症折磨得苦不堪言,對她來說,人生若沒達成這些階段性任務,簡直是莫大恥辱。

敏移現在正陷入極度焦慮:工作隨時可能不保,夢寐以求的婚姻一夕成泡沫,等於瞬間失去了能夠支撐她繼續走下去的動力。

敏移就連在得知男方悔婚的決定後,也深怕父母難過擔心而不敢流下一滴淚,不論多麼寂寞悲傷都不允許自己哭泣的她,在我面前卻崩潰痛哭,彷彿一片黏在冰冷地上的落葉般悲傷;哭了好久好久,才終於起身擦乾濕透的衣襟。如果她過去能對自己設定的人生目標稍放寬那麼一點,想哭時,告訴自己哭沒關係,可能還不至於弄到今天嚎啕大哭的局面,看她如此模樣,的確令人非常心疼。

眼淚是內心裡的疼痛訊號

送她離開診療室後,看見她留下的那一堆擦過鼻涕、眼淚的衛生紙,心情十分沉重。不敢像這樣痛快大哭的人何止敏移呢?難怪焦慮的30歲年輕人會這樣說:臉上掛著笑容,心卻在淌血。

眼淚是內心小孩所發出的疼痛訊號,雖然極度開心時也會喜極而泣,但難過時眼淚流更多的原因則是來自失去的傷痛;哀悼是對「失去」的心理反應,是健康的悲傷,與病態的悲傷不同。所謂哀悼,是指追憶已失去的某事物以及妳在當時所付出的努力,是為了將失去的對象努力留駐心中的一種療癒過程。在此所指的對象,可以是愛人,也可以是像敏移所重視的價值,或理想自我(ego ideal)。 

人們在哀悼過程中,所有精神都會放在失去的對象而變得畏縮,然後會發現自己與現實有些脫節;例如當所愛的人突然死亡,往往會展現出茫然無措的模樣。像這種會讓自己腦袋一片空白不知所措的哀悼,通常是為了重拾過去對哀悼對象所賦予的「欲力」(libido)。

如果省略了這樣的哀悼過程,結果會怎樣?佛洛伊德曾說,如果沒有充分進行哀悼,就會轉成憂鬱症。人們常說憂鬱症是心靈得了感冒,但我想補充的是,這其實也是自我的感冒。患了感冒的自我會不斷詆毀自己,不僅不會安慰陷入低潮的自己,還會以自責與愧疚感將自己批得一文不值。

敏移因為從來沒有被任何人了解、安慰過,所以一直不擅長表達內心情感,對她來說,情感這種東西一向不必在意或處理,過去將人生當作課表一樣安排的她,如今的眼淚其實是她內心發出的訊號,拜託她回頭看看那壓抑已久的自己。回想起來,當時的敏移會如此不顧形象放聲大哭,或許也是在為她那平凡卻緊繃的20歲哀悼。

瑞士作家艾倫.狄波頓(Alain de Botton, 1969-),曾在著作《我愛身分地位》(Status Anxiety)中說:「不安是現代的欲望女傭。」傳統社會缺乏物質層面而貧困,會因家庭背景而決定一個人的身分,所以不是非常公平,但也反而不會與他人比較而感到痛苦。農民與貴族單純只是不同「種子」,所以貴族有貴族的生活,農民有農民的生活,這樣的結果雖然使生活變得困苦,但心靈卻是平和的。然而,在現今這強調所有事物都應平等的社會裡,普遍認為地位、成就、年薪都是操之在己,如果沒有成功爬上高位,就會歸咎於個人不夠努力。但畢竟職場上高位的空缺不多,要爭奪那個位置,就必須打敗多位競爭者,因此只會不斷將自己與競爭者做比較。

焦慮,是一種沉重的存在,當妳感受到焦慮時,瞬間肌肉會變得緊張,心跳加快並且感到頭暈。所以任何人都會想要努力從焦慮中掙脫。但只要認真努力爭取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以後,焦慮感就會消失嗎?心理學家卡倫.霍妮表示,人類注定要與不安共存,只要活著,內心一角就一定會隨時隱藏不安情緒。

別強忍內心的焦慮
它有無限可能性,能使你麻痺,也能使人進步

丹麥哲學家索倫.奧貝.齊克果曾說:「焦慮會使人麻痺,也會使人進步,有無限的可能性。」我個人也這麼認為,因為就結果論,有時焦慮的情緒反而會對我們做事有幫助。

焦慮情緒當中有個叫作「訊號焦慮」(signal anxiety)的東西,會預先通知我們即將發生危險,因為必須在一定程度的緊張與焦慮狀態下,才能守護自我。就像開車,如果不擔心發生事故,就不可能小心駕駛。同樣的,就是因焦慮才會背讀考試科目;擔心事情出包,下決定時才會經過一番深思熟慮。

讓自己忙碌是最佳安撫方式

因此,當焦慮找上門時,不用太擔心。也不必想「為什麼其他人好像都過得很好,只有我這麼焦慮?」而畏縮,只要不是太嚴重的病態焦慮,適度的緊張,反而也是渴望成長的訊號。

當然,如果焦慮程度已經嚴重到無法做任何事時,就必須積極防禦。安撫焦慮的最佳方式,莫過於找事情做。「最近因為太忙,導致沒有空理其他事情,」只要變得忙碌,就必須專注於解決眼前的事,那些雜念也會自動消失。

此外,不一定只與他人比較,我們也可以跟自己比,只要比昨天進步一點點,那也是很棒的成就。像這樣的觀點,也是能夠安撫焦慮的好方法,將關注的對象轉移到自己之後,就會將「我」想成是完整的個體,即便有些地方相較於他人還是有些不足,但也會發現更佳之處,並且找回對自我評價的平衡,不會輕易與他人比較而心生動搖。

其實比起不斷會說自己好焦慮的人,我更擔心察覺不到自己焦慮的人。

通常罹患憂鬱症的患者,最愛說的一句話就是「我一點也不好奇自己的未來,」正因沒有明確活著的理由才不會有欲望,因為沒有欲望所以也不會焦慮,但往往這種時候腦中就會開始浮現自殺的念頭。因此我認為,人類的欲望其實是一種力量,賦予自己不斷生存下去的動力;感到焦慮時,與其將那樣的訊號推開,不如好好傾聽自己的心聲,因為焦慮不安是心中發出想要成長的訊號,也是目前有在認真過生活的證明。(本文摘自前言、第一章、第三章)

作者簡介_韓星姬

韓國小兒科醫師及心理醫師、專業精神分析師。
1956年生,韓國高麗大學醫學系博士。曾任職於國立首爾醫院21年、大韓小兒青少年精神學會行銷理事。目前擔任韓國精神分析學會會長、高麗大學,以及成均館大學醫學系兼任教授,並開設心理診所,專門為心理受創的患者進行諮詢治療。

書籍簡介_心理醫師媽媽告訴女兒的31件事

作者:韓星姬
譯者:尹嘉玄
出版社:商業周刊
出版日期:2014年3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