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前面試了兩個七年級新人,畢業自台大、政大碩士班。

面試前一天,我出了一個狀況題:如果你在二十四小時後,要針對遠通eTag寫篇專題報導,請問你:一、打算從什麼角度切入?二、為什麼?三、你的關鍵受訪者有哪些人?

一位應試者迅速在三小時內即交出答案,另一位則在二十四小時後準時交卷。

打開第一張答案,我的問題被修改了,應試者以自己的語氣「翻譯」了我的問題,而且第二題消失了。可以想見,他的答案並不突出。後來他解釋,目前仍在上班,當天晚上又有活動,只好用零碎時間來答題。我問:如果你很在乎這個工作,為什麼不試著溝通延後交卷時間?他說,沒想過可以這樣。

第二位面試者是個女生,問、答相對精準,花了許多時間查詢資料,交卷前反覆看了幾遍,看來在校時是個好學生。但我的問題是:你來應徵的是記者,最重要的能力就是勇於質問、勇於創新,但這份中規中矩的me too自傳,你能說服自己嗎?她尷尬搖頭:我以為大家都是這樣的。

我有點可惜,這些年看過的台、政大畢業生,似乎缺乏一種「我說了算」的企圖心,也看不出獨特性。如今企業的存活有多麼不容易?如果一個求職者的自傳平凡無奇,既展現不出她對企業的了解、也不懂得說自己的故事,只是流水帳式的打安全牌,憑什麼拿到入場門票?

本期我特別推薦一篇對談,當日本經營之神稻盛和夫遇上Uniqlo創辦人柳井正,他們談的也是年輕人的求勝意志。

這不是要老人說教,也無意責怪年輕人,相反的,整個社會與為人父母者均須以此自省。如果我們讓下一代一出生就站在高處,又如何期待他們能理解被困低處時應有的匍匐姿勢,他們又如何能擁有燃燒的闘魂?

今年,我希望自己能時刻警醒,別因一時不忍心,讓孩子擁有了她們不該擁有的東西,如此,孩子才有為自己奮鬥的動力。當她們渴望證明自己獨一無二的價值時,她們面對事情的態度才不會可有可無,也不會瞻前顧後,更不會假設所有規則都不能變動。那麼,即便她們需要在烈日下揮汗、在暴雨中奮戰,也都時刻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