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加薪,看的只有實力?要博得好感,談吐比外表更重要?太重視穿著,會讓老闆覺得我工作不專心?天生條件不好,再怎麼穿也沒有用?如果你還有這些迷思,小心降低自己的競爭力⋯⋯。

每到績效面談的季節,你是否常覺得,自己的實力並沒有完全被看見?

明明,跟同儕相比,「自己能力、經驗不比別人差,但老闆升遷為什麼從不考慮我?」

或是,「老闆好像特別喜歡帶他出去談生意,我明明比較會講,為什麼不找我?」

往往,老闆不說的、客戶不告訴你的,就是決定我們職場的隱形競爭力——穿衣力。聽起來很抽象,但歐美職場穿搭聖經《穿出成功》(Dress for Success)針對全美兩百家企業調查顯示,78%的主管會因員工穿著不得體,對其升遷持保留態度,但有35%的主管,不會坦白告訴你,你的外表形象看來難以擔當重任。

穿對衣服,能幫我加速成功?
45秒好印象,相當於2小時的賣力簡報

穿衣的影響有多大?

如果,簡報是聽得到的溝通,我們可能要花兩小時才能說服對方。

但根據美國心理學家洛欽斯(A. Ladins)研究,隱性、沒有聲音的外表,卻能讓對方在45秒內,就判斷你是否是同一類人,決定喜惡。

這不僅是快159倍的效率問題,如同諺語所說:「你永遠沒有第二次機會,去塑造人們對你的第一印象。」這是心理學中的「首因效應」(Primacy effect),即人們很容易先入為主。簡報失敗,你可以再提,但是,第一次給人不好的外表形象,你花上十倍甚至百倍的努力,都難扭轉。甚至,處理不好,它會削弱自己的實力,讓你的職涯呈現負向循環。

這是辦公室內常見到的例子。《穿出成功》作者、被《時代》(TIME)雜誌譽為世界第一位衣櫥工程師的約翰.莫洛伊(John T. Molloy)觀察,許多人總喜歡把自己打扮得像孩子,還因為被人說「看起來年紀小」、「看起來像剛畢業」而開心,因為這代表著自己可以少負責任、換取更大的包容空間。

但隨著時間過去,明明自己的實力不差,卻總是升不了官,原因可能是老闆也定位你是「小朋友」。當老闆遲遲不肯交付重要任務,後續,你也開始懷疑自己真的不如人,越來越缺乏自信。日復一日,本來有實力的自己被局限在一身不合宜的裝扮裡,開始走向負向循環。職位和薪水,因此十年如一日。

有了實力,我還要靠外在取勝?
職場更嚴峻,隱形競爭力能搶到舞台

有實力,就該透過穿衣力,讓所有人看見。現在,這個議題變得更重要,原因有三:

跨界合作的需求大增。當做網路的騰訊跟汽車業合作、Google與五月天樂團攜手,你交手的人都不再是老同事,對方沒有時間好好了解你,甚至名片上再也沒有組織名稱為你背書時,讓人第一時間就願意放下戒心,成為必修課。

企業都在重新定位。穿衣,是讓外界看到你新定位的最快方式。今年9月,《新聞週刊》(Newsweek)發布一紙新公文,禁止所有員工在公司穿著牛仔褲、球鞋、運動服、露趾涼鞋等,若員工違反規定,公司有權要求返家更衣。

原因很簡單,當媒體市場逐漸萎縮,公民記者與部落客紛紛出現時,新的穿著設定,才能讓員工與部落客做出專業區隔感。

同理,回到台灣也是一樣。當你的公司開始做文創品牌,但員工穿著沒設計感,只會顯得表裡不一,難以說服人。「如果你賣的是時尚產品,像手機,就不該只是一成不變的長直髮和黑西裝外套,」造型師陳孫華說。

三,領導風潮正在改變。職場管理邏輯的變化,其實也會影響穿著。《穿出成功》一書在1975年出版,改變百萬人穿衣觀念時,女性才剛在職場出頭,要表達自己有能力與男性抗衡,所以主張穿著有墊肩,甚至是要深色褲裝,女人味越少越好。

但現在,柔性領導當道,臉書營運長桑伯格(Sheryl Sandberg)頭髮維持在肩上,削減女強人的威脅感,在她的自傳《挺身而進》(Lean in)一書封面中,穿的是有親和力的白色上衣,而不是代表專業性的深色套裝,像是告訴其他人,「一起來跟我合作與分享吧,我很願意傾聽。」而這正是團隊合作時代中,最需要的軟性能耐。

多數人都是把穿著,當作一種自我表達、讓自己變美的方法,但桑伯格已經把穿著變成跟老闆、客戶,與所有人說話的隱形溝通工具。

花錢治裝,我就能穿出成功?
還要完美演繹「八二法則」、「黃金三角形」

不僅是她,在後續個案中,我們看到越來越多年輕職場人,發現穿著的溝通力量。「八二」、「七三」黃金比例的穿著,是最常聽到的論述,他們用8成比例迎合專業的穿著需求,再利用另外2成,去表達自己的差異化與想法,讓老闆接收到,「我們跟公司是一起的」、「但我比其他人更創新」等訊息。

一旦公司有創新的任務要指派,實力已經準備好的他們,就能先搶到舞台。

好的穿衣術,是透過衣服,把你想說的事情說到位。

簡報溝通時,我們要想清楚自己能說什麼、目的,以及對方想聽什麼。而成功的穿著,就是沒有聲音的簡報溝通術,在穿衣前,也要有「黃金三角形」的決策流程。

第一點:了解自己。看懂自己的身型限制,適合與不適合的顏色等,才能夠「隱惡揚善」。

第二點,想清楚目標。每個溝通都有目的性,陳孫華認為,單單簡報就有太多選擇,「談願景的簡報會議,要更西裝筆挺點,但是如果是去提案一個創新行動方案,可以外套拿掉,捲起袖子,」因為,前者的目的是要大家信任你,後者的目的,則是要大家跟隨你一起改變行動。

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在總統夫人時期,總以裙裝亮相,但是當她成為國務卿後,幾乎很少再看她穿過裙子。她除了意識到身分的轉換,更明白當前的目標:證明自己已經不是「誰的夫人」,而是一位能和男人平起平坐、同樣能幹的政治人物。

第三點,判斷情境,以及對方如何看你。就像說話時,為了避免各說各話,兩者溝通產生落差,人必須依照對方的年齡、身分,改用簡單字詞或台語,並透過回應、點頭,確認訊息是否被正確傳遞。穿衣也一樣,必須確認你面對誰,再決定能對對方起作用的服裝。

這道理聽起來很簡單,時任富邦人壽的超級業務員陳鏡平也經過了十年的教訓才領悟。

原本,陳鏡平都是穿著黑色與深色套裝去談客戶,但她發現,這個穿衣策略對婆婆媽媽們奏效,因為後者不懂這領域,深色套裝會顯得有權威感,然而,她卻遲遲攻不進以「三師」(律師、醫師、會計師)為主的專業客戶。當對方根本連聆聽的機會都不給她時,她才發現,自己從未以客戶的眼光,回頭來看自己。

原來,這些三師客戶的部屬,平常的穿著就是黑色套裝,而這些客戶看多了保險業務員,陳鏡平的穿著根本沒有差異化,只給人又來賺錢的形象。她心念一轉,勇敢選擇不同色系的服裝,顯得從容不迫,散發「不一定要賺這筆錢」的訊息,反而讓高資產客戶放下戒心,讓她有機會展現保險專業。現在,陳鏡平有7成客戶,都是年所得超過300萬元的三師族群。

同理,如果你今天要去做個創新簡報,而且還有其他公司的對手一起競爭,只穿毫無變化的西裝,怎能讓對方信任你有跳出框架的方案?而跟對手相比,是否自己根本沒差別?

看透對方怎麼想你這件事情,真的不容易。但至少積極的管理,可以不讓裝扮從加分變成扣分。

2004年,美國家政女王瑪莎.史都華(Martha Stewart)因內線交易被告上法院時,無論她如何辯解,都敵不過手邊一只愛馬仕柏金包的影響力。她沒想清楚,大眾對她的設定,就是一般家庭主婦的形象,所以一旦她搭配起主婦無法負擔的柏金包時,這個畫面顯得格外突兀,因而改變陪審團的決定。最終,史都華被判入監服刑5個月。

同理,如果你希望與對方達成和解,若判斷對方已經對你充滿敵意,一身黑的全套西裝,只會讓人防衛心更重。跟老闆績效面談前,已經知道對方認為自己自信不夠、欠缺表達力,若還穿著鬆垮不合身的襯衫,只會再讓老闆聯想自信不夠的源頭,可能是對自己了解不夠。

失敗的穿著,很可能就是三角的點之間出現太大落差。

如果,只把第一個點想透,只看到自己的身材優點,總是穿著迷你裙跟高跟鞋,你的老闆只會覺得你美,但卻沒辦法溝通到你也值得信任的訊息,而無法成為升官的工具。

如果,只想到第二與第三個點,但是卻穿了讓自己缺點都顯現的衣服,會讓人聯想你的自覺力太差,根本不可能妥善應用身邊的資源。

如果,第一個與第二個點想清楚,但卻誤判對方怎樣看你的情境,還會適得其反。如奇士美化妝品總經理李琳媛,就因為第一次拜訪日本總公司時穿了一件粉紅色套裝,自此被冷落,直到5年後才扭轉局面。原來,她希望用粉紅色讓對方放下戒備感,但不知道對方還對自己的能力心存遲疑,粉紅色,反而更強化了她小女孩的刻板印象。

好的穿著,就是在黃金三角中,找出最大共通點,甚至透過穿著,去縮減你的目標跟對手的距離。以李琳媛為例,她掌握住希望和對方平等對話的目標後,若能進一步想清楚對方的疑慮——自己是家族第二代,專業尚未被驗證,那麼第一次見面時,她就會透過更正式的深色套裝,建立信賴感。

我都埋首電腦前,也要注重穿著?
老闆會透過衣服,評量員工判斷力和企圖心

穿對衣服,聽來不易,但只要我們開始有意識到,穿衣其實是雙向、有來有往的互動溝通,改變,就能自此開始。

你可能會問,自己只是內勤人員或是工程師,只需要跟文件表格與電腦溝通,還需要穿著溝通力嗎?事實上,大老闆還是習慣把此當作一個評量工具,來評斷你。

例如自覺力。聯強國際總裁杜書伍認為:「一個人成為將才的第一個關鍵,在於他對自己的了解程度:明白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而穿衣就是一個人自我了解度的展現,因為知道自己的優、缺點,所以能夠隱惡揚善,選擇合適的衣服。台灣萊雅人力資源部總經理郭秀君每次看到新鮮人,穿著像是「爸爸的西裝」來面試,都會讓她懷疑對方是否有獨立思考的能力?

又比如判斷力。「要穿得恰好是滿難的,這要慢慢才能拿捏得準,」杜書伍認為,一個人的穿著是否得體,反映出他出門前是否想清楚所有細節,這最終也將反映在工作的效果上。如果連兩種裝扮間的細微差異,都能正確判斷,面對複雜的人事就能拿捏精準、不會出問題,「這才是人勝出的關鍵。」

最後是企圖心。在金融業界以穿著講究出名的瑞士銀行董事總經理陳允懋就主張,「就像發言要舉手,你想升官,你就該讓自己變得有主管樣,讓我看見!」包含襪子顏色,都是他評估員工是否能打點細節的觀察指標。

撇除老闆怎麼看我的考量,穿衣力帶來的好處很多,不僅幫助你的實力被看見,對外,你會有更多掌握大局的自信。

就像康和投顧董事、基金界最年輕的董事之一黎奕彬,在週一董事會議的日子,面對長輩,他以傳統西裝應戰。到了週二至週五,對外拜訪客戶時,要在金融業的「西裝大軍」中做出差異化,他會針對對方所處的產業、年齡甚至性別,設想對方能接受的「變化」尺度。入門款,在襯衫與袋巾上選擇粉紅、桃紅色系;進階版,則可能加進多色條紋的袖釦、紅條紋的襪子,甚至是紅、橙色的褲子,讓對方留下印象。

「像見嚴長壽或嚴凱泰,雖然都姓嚴,但從背景判斷,見前者我一定穿英式西裝、牛津領襯衫,後者一定是義大利式尖領外套。」

若會議目的一變,他必須向對方提出不滿時,他會把所有有色彩的配件都收起來,和平常做出區隔、扭轉會議氣氛。

在黎奕彬的眼中,實力跟外表會出現正面循環。穿著,不僅能讓客戶埋單,還能拿到更多場合的主導權。

最後,你可能會問,為什麼臉書創辦人佐伯格(Mark Zuckerberg)總以帽T示人、蘋果創辦人賈伯斯(Steve Jobs)怎麼穿都是同一套衣服亮相,但他們卻同樣這麼成功?

難道我不能學賈伯斯「做自己」?
99%人是無名小卒,當然要包裝自己

「因為他們已經是『Somebody』(大人物),而且他們沒有老闆!」形象顧問陳麗卿說,這世界上只有兩種人「不須衣裝」:第一種,像賈伯斯般,已經靠能力成名,毋需向老闆溝通自己,因為名氣就已經是最好的外衣。另一種則是Nobody(無名小卒),「但世上99%的人都在從Nobody變Somebody的路上,只要世上還有人不認識你,就要想辦法包裝自己,」陳麗卿說。

「你可以不重視形象,但別人都已經在做了。」哈佛商學院教授蘿拉.羅勃茲(Laura Roberts)說。如果你也同意,穿衣力是必備的溝通工具,要做的事情很簡單:先認識自己。別急著買名牌與問專家,因為你應該是這世上最了解自己優缺點的人,花點時間好好在鏡子前端詳自己,網路與坊間書籍有太多資訊會告訴你,如何藏住缺點、彰顯優點。

然後,打開衣櫥時,同時想一下,自己想要透過服裝對大家「說」些什麼。如果,你不想「說」些什麼,當然也可以。衣服,只是溝通工具,要不要用它,何時用它,一切,應該操之在你。

當我們更早一步習慣駕馭這個隱形工具,在45秒鐘決勝負的形象戰中,你就能比其他人更早展現出實力,在職場上,先馳得點。

【延伸閱讀】他們,這樣穿出創意與領導!

●推特創辦人╳多爾西

《GQ》和《彭博商業週刊》評為「矽谷最會穿型男」。

推特上市後,創業家形象必須轉型讓華爾街信賴,其淺灰色穿著具現代感,西裝只扣上面一顆釦子,兼顧新創企業家行動力及掌控大局的形象。

●臉書營運長╳桑伯格

《富比世》評選最時尚權力女性之一。

單件式洋裝合身俐落、用色典雅,加上中長度鬈髮,讓她身為領導人的親和力加分。

●Burberry執行長╳亞倫德

《富比世》評選最時尚權力女性之一,被蘋果挖角出任資深副總裁。

風衣和褲裝給人充滿行動力的印象,寬腰帶凸顯腰線、波浪頭髮,以及涼鞋,加強女性領導的柔性優勢,成功掌握剛柔並濟。

【延伸閱讀】他們,這樣穿出高度與細節!

●雅虎亞太區董事總經理╳鄒開蓮

權威感的中性色,方便專注在公事上;高質感羊毛外套配上休閒款式,很符合活力、年輕網路產業中高階主管的形象,用大耳環表達個人風格,透露出開明作風。

●名建築師╳陳瑞憲

合身改良式獵裝,休閒中透露出文人氣息的質感,運用領結傳達設計人的創意。

【延伸閱讀】

78%的主管會因員工穿著不得體,對其升遷持保留態度。

--歐美職場穿搭聖經《穿出成功》

96%主管認為,一個員工若懂穿著,將比其他同事擁有更多升遷機會。

--歐美職場穿搭聖經《穿出成功》

人決定是否和眼前的對象接觸溝通,55%取決於穿著、打扮,38%來自肢體語言、禮儀,僅7%來自談話內容。

--語言學家麥拉賓(Albert Mehrabian)

98%美國上班族認為,無論美醜,有穿西裝外套的人,都比沒穿外套的人,職級高出一等。

--歐美職場穿搭聖經《穿出成功》

【延伸閱讀】失敗形象指標越多,小心暗地被打槍!

1.常被說「你看起來很累」?

2.趕著上班,常頭髮沒梳好、素顏,甚至衣服沒熨燙就出門?

3.明明已經工作多年,卻常被問「你畢業多久了?」

4.常覺得自己像隱形人,別人看不到你的存在?

5.當同事或老闆跟你說某人的高見,你卻發現你早就說過了?

6.會議上,你說話常被打斷?

7.常有人問你:「你不開心嗎?」

8.別人常拿你的外表開玩笑?

9.別人常把部屬(後輩)誤認為你的主管(前輩)?

10.用完餐,明明你是主人,服務生卻將帳單拿給客人?

整理:郭子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