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多報導失敗的故事?多年前,聯發科技董事長蔡明介曾問我。商場四十年,他深知,成功,不見得可以複製;但失敗的經驗,卻能讓人學到如何避開地雷。

我得坦承,東方人既有家醜勿外揚的先天基因,也缺乏面對不堪出身的幽默,因此,要能深入虎穴,取得企業失敗實錄的作品,少見,也難得。偶有如此珍材入手,自然得以高規格對待。

全球光學大廠奧林巴斯(Olympus)前執行長的回憶錄,就是出版部近日取得的好料。二○一一年四月一日愚人節那天,伍德福特(Michael Woodford),成為近百年企業的第一位外籍總裁。半年後,一場八分鐘的臨時董事會,奪去了他的權杖。

這場血淋淋的職場奪命記,衝擊了他一輩子的價值觀。為什麼曾經一路提拔自己的上司、被自己尊為父親的老闆、曾經出生入死攜手打拚的夥伴……,一夕間都成了不認識的人?

財經故事迷人之處就在於,當人性面對威脅利誘時,會如何抉擇?企業,由人組成;事件,由人發起;固然大時代背景等因素不為個人可控,但,或成或敗,往往因個人抉擇而異。

在西班牙小島上,伍德福特接受我們電訪時歎道:「在職場關係裡,多數的關係都非常膚淺表面,會把自己的利益與職稱放第一,甚至是高於人類應該展現的正確行為,這件事情讓我非常失望。」

這篇報導並非想向大家示範如何厚黑,只想如實呈現,人,站在利字前時,可能有多麼脆弱?在江湖行走,對人性了解越透徹,才越有選擇的能力。「在職場上,我們到底應該做人、做事,還是做自己?」主筆曠文琪拋出此討論。

若要我說,每個人都要先會做事,這讓自己有價值、有智慧;會做事、又會做人,當然是上上之選;但我最怕不會做事、只會做人的同伴,因為這種人招惹不得,趕不走,理還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