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九八七年的電影。丹麥東海岸,一個清貧的漁村,一群只穿黑衣服的清教徒在此生活著,他們只吃清水煮魚、硬麵包、白開水,再加一滴酒煮成的麵糊,信仰讓他們棄絕一切欲望,嚴禁享樂。

沉鬱中,一個外地女人闖了進來。這位女人名叫芭比,原是法國名廚,為避亂來此。為了回報村人收留,她苦心籌辦一桌前所未有的宴席,從海外運來香檳、鮮蔬、菌菰、野禽等食材,村民的心開始蠢動。

宴席那一晚,當一道道豐盛的珍饕美饌上桌,色、香、味的美妙,開始在村民眼裡、口中、心裡流轉,杯觥交錯間,灰冷的世界溫暖起來。宴席中,原來做生意騙人的弟兄認了錯,鬧僵多年的婦人也開始講話,嚴肅的將軍也隨興高談闊論起來……

《芭比的盛宴》被稱為飲食電影的鼻祖,以鏡頭拍出食物的美好,美味如何豐盛人們的生命,並以食物象徵上帝的恩典。食物,本應如此美好的!

跟北京計程車司機、山東觀光客、或是上海記者聊天,他們說想來台灣,除了阿里山、日月潭,特別想到夜市嘗小吃。但在塑化劑、毒澱粉等食安事件陸續引爆後,美食之於台灣的意義,已經巨變。

一次次的危機,我們不得不承認,原來口中的美食竟然包藏禍心。我們請教一位台灣最資深的食品稽查員,透過層層剖析發現,政府的「積極不作為」、加上商人的利欲薰心,正是一步步謀殺台灣美食王國的兩大元凶。

《商業周刊》向來主張小政府,因為政府是最沒有效率的組織;大事,我也從不寄望政府可以辦到。但我們並未主張無政府,就是因為我們需要它做點小事,例如訂立遊戲規則,給人民一個安全的環境。

然而,當一群無良商人聘用了一群天才化學家,在實驗室裡製造出一堆如細菌般快速繁衍變形的食品添加物時,政府卻消失了。即便政府做不到落實稽查,但要求商人如實揭露各種添加物的成分(包括複方)等資訊,這點小事都做不到嗎?這只是人民最卑微的請求,至少,讓我們有權,決定自己一天要吃進多少添加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