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娟笑道,「你是聽到好多吧!」一個字的差別;從「聽」到,到「學」到,不是一條捷徑。

或許,多年後的某一天,他真的聽懂了。那一天,他不再只是我們眼中,那顆從天際劃過的彗星,而已經朝恆星邁進了。

如何定義自己,成為自行發光發熱的恆星,是一輩子的命題,個人如此,公司亦是。本期的封面故事、特別企畫都可以從這個角度去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