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這個年輕人的資歷漂亮,建中、台大研究所,通法、德、俄等五國語言,歐洲交換學生一年,人看來也體面。他說,渴望進行文字創作。

為什麼沒有考慮其他業者,「聽說他們的生產流程有點制式,可能沒有個人發展空間……,」「我覺得自己的文字很有風格……應該很快就學不到東西了。」

問他是打哪聽來,他說,問了三位知名學者、業界權威,還有一些同學的親身見聞,看來他有些人脈。同學在該處工作多久?「有的離職,有人近一年。」再問,完全相信離職者的說法?這機構真的如他所說僵化?如果是,那不正是你的發展空間?

前半個小時對答如流的他,至此停頓。

第一次找工作的他,能夠如此肯定自己的文字風格,我一方面佩服其自信,也有些不解。像我這個年紀的人,要有多大的把握,才敢說自己很有「風格」?又像我這種在同一家機構任職逾十年的人,每天都覺得還有許多不足,也很難想像一個新鮮人可斬釘截鐵的預測,業界老大哥沒啥可學習?

一起面試的出版部總編輯余幸娟苦笑,「現在年輕人的起跑點都定得很高,他們一出門就要搭轎車。」

幸娟挑人的第一個條件,「屁股不能長針眼」。年輕人眼神中閃著疑惑,幸娟接著說,世界上很多事情沒你想的那麼刺激,常常,「生活中只有二%的樂趣,其他的都是garbage。」但就是那一點點的樂趣,支撐著我們把事情做出來。

我們無意打擊這位年輕人,只是希望他理解,天資聰穎,不見得能當飯吃;滿腔熱情,也不見得能成大事;關鍵在於,任何事情要成,都有一定的過程,而這些細節是沒法按快轉鍵,需要細火慢燉的。問題是,你願意嗎?你能嗎?

結束前,問年輕人聽懂否?「謝謝,我學到好多,」一邊做筆記的他謙虛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