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界對亞桑傑的評價兩極,某些人認為他揭露政府濫權,但某些人認為他破壞國家安全。前美軍情報分析師曼寧(Chelsea Manning)在2010年因為對維基解密洩露70萬筆機密文件、影像與外交電文而捕。

2010年,國際刑警組織通報各會員國,要根據瑞典的逮捕令,以涉嫌強暴的罪名逮捕亞桑傑。2012年,亞桑傑向厄瓜多駐倫敦大使館尋求政治庇護,自此蝸居大使館長達7年。在這7年期間,當初的強暴指控已經撤銷。

英國警方表示,今天的逮捕行動是因為亞桑傑沒有向法庭報到,也是因應美國的引渡要求。厄瓜多政府撤銷對亞桑傑的庇護後,邀請警方進大使館逮人。厄瓜多總統莫雷諾(Lenin Moreno)表示,在亞桑傑多次干涉其他國家內政之後,厄瓜多已經「受夠了亞桑傑的行為」。

編按:二○一○年十二月二十日,朱利安.亞桑傑(Julian Assange)簽約出版一本書,內容結合個人傳記和宣言,預計隔年出版。當時,亞桑傑說:「透過這個很私人的作品,將解釋我們的全球努力如何改變了人民與政府之間的關係。」

然而,那超過五十小時的錄音訪問,以及花了非常多的深夜,在諾福克郡的艾林漢姆莊園(Ellingham Hall,正是他現今居住,如同被軟禁的地方),由他所指定的寫手一同討論他的生活,還有維基解密的工作,內容是極度的個人化,讓亞桑傑越來越不安。他在讀過書的初稿後,逕行宣稱:「自傳跟賣淫沒兩樣。」

二○一一年六月七日,已經承諾要在全球三十八家出版社推出這本書,亞桑傑卻要取消這個合約。但是,他已經拿了頭期款支付律師處理假釋金的費用。所以出版合約依然存在。

下面你將看到的就是這份未授權的初稿。它充滿了狂熱、煽動性並堅持己見,就像作者本人曾說過的話一樣:「他們因為我想要追求真相而憎恨我。」

告別正常的人生
從小就駭進組織,準備好對付他們

我(當駭客)參觀過很多機構,有的是登門拜訪,有的是駭入系統,或是摸黑上網。但在二○○六年,我不再進行那些探索的活動,我想在那些機構、政府做壞事的地方抓住他們。

然而,所有組織都會全力否認的基本事實。不管是肯亞政府,或是瑞士寶盛銀行(Bank Julius Baer),他們護衛自己,精心建構網絡,相互得利、相互支持,而一般大眾則處於絕對劣勢。從我小時候,就接觸過這類組織,熟知他們手中的籌碼。跟他們作對的都得死,不管是被法庭、情報員或媒體謀殺。不過我已準備好對付他們。我懂技術,也知道如何應用密碼學保護訊息來源,我甚至完全不必跟這些線民有任何接觸。我們有搞運動的經驗,也不戀棧權力。我們沒有辦公室,但是有手提電腦、有護照。我們的伺服器放在很多國家。全球的吹哨人都可以在我們這裡找到最安全的平台,我們有這個能耐。

咱們動手吧!我在二○○六年十月四日註冊了WikiLeaks.org的網址。即便我有過正常的人生,那樣的日子也已不再了。

我在世界各地建構系統,有很多位數位專家幫忙。我數學系的老朋友馬修是位傳統的左派,與社會批判家杭士基(Chomsky)很類似,他幫了不少忙,為我寫了維基解密的成立文件,其後,也為首篇披露的文件寫了分析文章。

我當時的重點是締結盟友。我試著成立顧問團,掌握未來的資訊來源。找這些顧問的目的是提高我們的可信度,建立未來有用的關係;但這不是常設性的,他們也沒給什麼真正的建議。英國數學家班.勞瑞(Ben Laurie)也加入,他的父親彼得.勞瑞(Peter Laurie)在六○年代寫過一本很有影響力的書《市街之下》(Beneath the City Streets),講述英國的地下核子儲槽與政府設施,或許班就是他父親在我們世代的重現。我也試著和中國的活躍份子聯繫。因為我們的成員都是西方人,我試圖不讓維基解密成為反西方的組織,這其實不難,因為它的目的是支持資訊自由,而非反對西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