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已經是一個破除男女、老幼、位階,種種界線的集體運動。

捷運上,一個個乘客低著頭,不是閉目養神,而是把玩著剛到手的iPhone4;過年期間,家人聚在一起,小孩子最高興,紛紛接收大人手上的iPhone;如果有兩個孩子,另一台iPad也會跟著淪陷。

我並不是很喜歡「征服」這兩個字,好像毫無抵抗能力;但是如果要表達蘋果創辦人賈伯斯這位天才,還有什麼形容詞會比征服更貼切、露骨?

用一位大陸經濟學家陶冬的話,一台iPhone,賣到消費者手上是四百九十九美元,而在中國大陸代工的廠商,只拿到了八.四七美元,甚至連零頭都不到。如果沒有台灣這群能把成本壓到地板上的代工廠商,蘋果的股價要飛上天,甚至成為全世界股票市值第二高的公司,談何容易?

將近有占台灣一○%市值的科技廠商依賴著蘋果訂單,拿到iPhone的台灣消費者隱約都知道,這是一種台灣貨、蘋果心的組合;摸到、觸到的都是台灣廠商製造的「貨物」,真正讓人溫暖、悸動的「心」卻是在賈伯斯身上。

一個天才,加上一群有執行力幫天才實現夢想的人,創造出一個個蘋果神話。這也是為什麼賈伯斯第三度請病假,台灣應該要緊張。賈伯斯宣布缺席,沒有講歸期,都將埋下日後的變數。

台灣欠缺的是夢想的源頭,只要火柴一點亮,添油、加料,都會讓這把火燃燒下去,燒得精彩,這是台灣這群廠商的本事;少了賈伯斯,大家擔心的是下一根火柴棒在哪裡?

還有很多人排隊等不到iPhone4,這麼多蘋果迷等著被征服、被愉悅,這正是賈伯斯的魅力。

另一件事,就完全沒有被征服的快感,甚至會有些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