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之旅三——倫敦。

這是我第三次到英國,卻首次到倫敦。因為沒去過倫敦,所以才決定以英國為今年暑假的落腳處。然而,到了倫敦,卻難掩失望。雖然她有非常多世界級的景點,但是城市的驚豔感,比起羅馬與巴黎還是遜色。因此,我在倫敦停留的三週,多半時候賴在住處看小說。

我每天都有出去某些地點玩的計畫,但是,很快就會找一個藉口,賴著不出門。一天過一天,罪惡感油然而生:「怎麼來到倫敦,還摸不清東西南北。」實在是,這城市太不吸引我。我對倫敦的失望,是有道理。白金漢宮的衛兵交接,名過於實,竟然沒有任何一本旅遊書有勇氣說。黛妃住過的肯辛頓宮也乏善可陳。晚上的歌舞劇雖熱鬧繽紛,但我不認為優於紐約。再加上,我不愛大都市的天性,出門的動力更加減弱。

最後,在倫敦的留宿已無多日,才勉強自己走一趟西敏寺(Westminster Abbey)。

倫敦有四處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文化遺產,西敏寺是其一。我永遠記得,當我懶洋洋的踏入西敏寺後,整個細胞都活起來的震懾,相見恨晚。

這座教堂已千年,見證過無數的英國歷史。大多數的英國君王榮耀(登基)於此,也葬於此。

這其中,以伊莉莎白一世與她同父異母姊姊瑪莉一世的合葬墓,最發人深省。這兩姊妹宗教觀迥異,姊姊是天主教徒,妹妹伊莉莎白一世是新教徒。當時英國的宗教問題是很敏感,敏感到會引來殺身之禍。信仰不同,互相角力的兩位女王,死後卻被後人(繼位者)「一上一下」疊葬,好像尋常人家的兩姊妹睡上下床鋪。依莉莎白睡「上鋪」,參觀者可看到她臥躺的雕像。

這是何等奇妙的事,世上還有永遠的仇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