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奧運終於在中國人面前露臉了。

在半年多以前,北京人就計畫著發奧運財。靠近奧運會場的房子,原本一個月可以收人民幣五、六千元的租金,在市場不斷的吹捧下,有人開始畫大餅,奧運期間房源難尋,租給短期客,一天收兩千,十天就是兩萬,二十天就是四萬……。

越是接近奧運,這種「假設」就越禁不起考驗。根據北京旅遊局和北京市的統計,奧運期間單日需求最大的床位需求量約三十三萬人,而北京市包括大大小小飯店可提供床位是六十六萬人,幾乎是需求的一倍。不少原本要短租獲取暴利的屋主,在六月就樹起了白旗,決定降價五成只求租出去。

打著如意算盤的人總是忽略,市場永遠是不確定的。很多商務人士擔心奧運期間交通、住宿條件不理想,甘脆八月不來北京。全球五百大企業幾乎都在北京有辦事處,中小型企業也不少,有國外的遊客到北京,直接就找到住在當地的同事或朋友,住個一、兩個禮拜,就完成了奧運之旅,跟飯店完全不發生關係。

舉這個例子,因為這是一個有意思的話題,會常常提醒我們,究竟我們對一件事的了解有多少?能夠支持我們做出正確的決策嗎?如果不能看盡全貌,但還是要下決策,退場機制該怎麼設計?

在全球有呼風喚雨能耐的索羅斯,在紐約接受本刊的訪問中,一直圍繞的其實也就是前面這三個問題。在他的眼中,「不完美的理解」是人類的常態,我很喜歡這樣的描述,代表著不會有老僧入定的乏味與枯寂。索羅斯永遠不會在把事情看透之後才進行金融操作,所以,類似進場─修正─停損這樣的演進模式,在他每一次的交易中都會出現。

不談他成功的戰役,一九九七、九八年亞洲金融風暴,索羅斯看到了香港的「弱點」,進場放空港幣,他卻忽略了父權心態仍然濃厚的東方,香港剛剛回到中國懷抱,怎麼會任由一個外國人騎到頭上來?在這場中國的捍衛戰中,索羅斯只好認賠出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