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有一個有趣的比喻,有兩種人不必朝九晚五。

一種是靠錢賺錢、金融操作的人;另一種是領失業救濟金的人。這兩種人有一個共同的特色:他們沒有固定的辦公室,前者甚至還需要靠著不斷移動,增加資訊的匯集。但時間拉長了,前者的錢越賺越多,後者衣服上的洞越來越大。

有一天,這位金融操作的人和領救濟金的人碰面,問起他們對自己目前「工作」的滿意度,前者說,滿意極了,我不用出門就有銀子賺進口袋;後者說,我也滿意極了,你必須保證都不犯錯,半夜還得擔驚受怕,才能保有現在的財富;而我,即使從來沒有做對事情,每個月的錢一毛錢都不會少。

投資的事,我真的沒有聽過有人神清氣閒。即使是大師級的人物,說自己坐在巴黎米其林級餐廳大啖美食的同時,紐約的股票投資又幫他賺進幾百萬美元。這些輕描淡寫,也只是淡化他們經常需要靠鎮定劑才可以入睡的事實。

我只知道,有人把投資這件事當作「公務員」來做,該收集的資料、固定要讀的報刊、全球性的網路資訊,一樣都不能少。他們絕對會有情緒,因為沒有人會拿自己的錢開玩笑,即使是吃穿無虞的富豪。

有情緒就有犯錯的機會,只是看你犯錯的大小,和犯錯的時點。如果有人說他在投資領域都沒有犯過錯,這個人一定是個騙子。

有一場世界級的溜冰大賽,結局讓我印象深刻。記得那次華裔女將關穎珊也在場,進入決賽的時候,包括美國選手、俄國選手,以及關穎珊在內,在起身跳躍轉圈的時候,為了爭取高分,選擇難度高的動作,結果都因為摔跤、滑落而影響了分數。

最後成績揭曉,冠軍是在那場決賽中,選擇難度不高,只有基本動作,沒有精彩變化的日本選手。坦白說,那個晚上,我一直在思索,為了爭取高分,選擇難度高的動作,難道錯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