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二十日早上八點,我拿著前一天才匆匆送抵的邀請卡,到小巨蛋參加總統就職大典,成為一萬五千位觀禮者之一。我的右排是連戰的兒子連勝文、前排坐著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夫婦、華新麗華集團榮譽董事長焦廷標,後排可以看到行政院前副院長徐立德等國民黨籍官員。

這天,馬英九接下三枚國家印璽,正式成為中華民國總統。發表就職演說時,他說:「這是我一生最光榮的職務,也是我一生最重大的責任。」感性談話,震撼全場。在他的任內,我們國家將邁入建國一百年。台灣人民對他有很深的期待。

當大家聚焦在馬英九身上時,我特別關注周美青。這天,沒有驚奇、沒有牛仔褲,她舉止像元首夫人。淡妝輕抹,她穿著一身剪裁合宜的過膝裙裝,身材像模特兒。在新元首上任的這期《商業周刊》,我們卻以第一夫人「船長的女兒——周美青」為封面故事主題。為什麼?周美青的受矚目,是台灣社會情緒的新價值,我們試圖闡述。

一如大家所知,酷嫂不理人、不接受採訪,寫對、寫錯,她都不在乎。她沉默,資料非常少。寫她,就像在解謎語,而且就像電影「國家寶藏」的連串解謎。我們動員三位製作人、四位記者、一位主筆研究員,進行研究、採訪。

一組採訪隊伍還飛到美國紐約、波士頓,試圖還原三十年前她與馬英九在美國的生活。台北的記者,或者早起等馬嫂上班。或者去突破、尋找台北僅剩的老船長,拼湊周美青已逝的船長父親面貌、個性。取得他過世前發出的最後一張明信片。我們試圖探索周美青的價值養成體系,她是船長的女兒、周處長、元首夫人,生命歷程如何沉澱出她。

台灣人喜歡她的直爽。然而,我們的好奇是:為什麼她如此接近權力核心,卻謹慎的保持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