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時候,《商業周刊》、《Smart》編輯部主管群到礁溪開會,席間,有人拋出一個國外調查「全球行政總裁會,Vistage」:有四三%的美國執行長是排行老大!此外,一位紐約大學心理學教授說,有一年哈佛大學開學日,教授請班上是家中老大的同學起立,只有兩成沒有站起來。

當場,我們即席田野調查:「誰是老大?」我記得,只有一位主管沒舉手。當場譁然。大家非常熱烈的討論起來,成就與家中排行間的關係,這是天生?或者關鍵在於父母的教養與期待。同時,我們也好奇,國外的調查轉移到台灣五百大企業董事長們,結果會有不同嗎?

商周資深撰述吳錦勳就在這麼多的疑問下,接下這題目。錦勳過去對教育議題就有相當的研究,他研讀非常多的國外論文,又有新的發掘,包括:

●全球最有影響力的人——美國總統,五三%是老大。

●世界學術桂冠——諾貝爾獎科學類得主,四○%是老大。

●美國第一批NASA太空人,九一%是老大。

●兩位挪威學者統計二十四萬名入伍新兵的智力,在《科學》期刊發表研究:長子智商比次子高二‧三分(家僅二子),而次子又比老三高一‧一分(家有三子)。

為何老大占盡優勢?根據社會學家布萊克的「資源稀釋模型」:父母的時間、精力有限,隨著子女數量增加,資源逐漸被稀釋,因此影響到後面子女的認知發展、成就。家庭老大一如商場上的「先行者」,一旦取得利基地位,就占據技術、資源取得優勢。因而,我們從政治到商界,從國外到台灣,都看到排行老大進入社會後繼續當領袖。

此外,這次商周封面故事報導,很大的突破是,獨家調查台灣五百大上市櫃企業董事長的家庭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