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當總編輯,有時候很心虛,如果當期你滿意的作品不多,卻又必須寫一篇「總編輯的話」時更是痛苦;有時候就很理直氣壯,當覺得佳作很多時,你真恨不得拿擴音器,吆喝全世界的人都來看。

作品的滿意度,不完全在作者,有時候是題材本身的局限性,有時候是表現手法的創意度,在在影響題目的精彩。

接下來,你知道我要說什麼了。這期《商業周刊》,我是喜歡的。你知道,要從我口中說出喜歡以理財議題做為當期封面故事的《商業周刊》,並不易,因為我雖然希望很有錢,但資質駑鈍,以致興趣不高。但這期略有不同,在製作人郭奕伶、顧問楊燿宇、資深撰述林亞偉的聯合企畫下,所推出的封面故事「股災,我要翻身!」讀起來津津有味,深入淺出,既讓人酸痛又讓人捧腹大笑。

文章一開始就引人入勝,引據德國投資大師安德烈.科斯托蘭尼的名言:「我最愛去證交所了,因為全世界再也沒有一個地方有那麼多傻瓜。」因為貪婪與恐懼,所以數不清的投資人捧著錢,買股票、基金,終了傷痕累累,紙上富貴一場。

股神巴菲特有句名言:「你要在別人恐懼時展現貪婪,在別人展現貪婪時恐懼。」(We simply attempt to be fearful when others are greedy and to be greedy only when others are fearful.)這句話真是棒透了,不過是很高境界,即便專業的操盤人都過不了這關。

一位資產逾億的理財專家分析自己的致富術說:「我向來信奉魚頭理論,一條魚不要想從魚頭吃到魚尾,我吃中間的魚肉就夠了。」他極為冷靜,不貪多,因此沒受過重傷,持盈保泰。尤其,在每一次的進場攻擊,都做好退場地圖,退場變數、路線的設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