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去了一趟曼谷,十年沒去,曼谷改變很多。

她由一個人妖秀層次的城市升級,變成一個國際的時尚都會。譬如,泰國絲的代表品牌的設計感、展現泰國歷史的舞台劇能瞬間在舞台上變出一條潺潺溪流,舞台效果的震撼達國際一流水準。再譬如,原本端不上檯面的泰國菜,現在竟吸引來自各國的老外爭相學習。泰國菜的豐富、多元、味蕾的層次感怎會勝過中國菜,但就是在國際上闖出一番成績。

同行的一些廣告業者不約而同的提起,現在在亞洲,非常高比率的廣告片製作部都設在曼谷。創意、設計、精緻,這是今天曼谷給我的最新印象。

我很快的打電話給剛從吳哥窟飛回來的經研室副主任賀先蕙,討論此行的感覺。我們決定寫成一篇報導主題是藍象烹飪學校(Blue Elephant),他們的事業版圖包括跨國餐廳與烹飪學校、泰國香料貿易公司,是將並不起眼的泰國菜帶上國際市場的關鍵者,餐廳據點擴展到倫敦、科威特、莫斯科、巴黎……,被喻為泰國文化的「無國界大使」,連哥倫比亞前總統都曾經到這裡學做泰國菜。

藍象的靈魂人物是索梅妮,一個傳統的泰國女性。先蕙如此寫到,「這是一個突破困境的故事。一個熟悉產業的泰國廚師加上一個比利時商人,走出泰國料理一條完全不同的路。他們和斗南新佃農的故事都證明困境的存在,是改變的契機,是柳暗花明的前哨站。」

她所提到的斗南新佃農,是本期封面故事「做佃農贏過當地主,十五個年輕人的希望故事——荒地,闖出百萬年薪」主角。在一次動腦會議上,資深撰述呂國禎提起這個奇特的線索,北京方面正在研究台灣的一群年輕「佃農」如何大規模租地的個案。

因為WTO,台灣百萬戶的小農無力迎戰國際,於是一塊塊土地廢棄、休耕了。這是多數人眼中的絕境,卻成為醞釀大農制度的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