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好四年前,二○○三年十一月份,《商業周刊》推出一個橫跨歐、亞採訪的封面故事「女力」,從台灣到芬蘭、韓國,記者繞了大半地球探索女力如何崛起。封面故事的開場頁,是一支象徵權力的議事木槌,配上簡短文字:「她們攻占男人權力與財富的山頭——瑞典的女性閣員人數,目前超越男性;美國四百大富豪,女性平均財富今年首度也超越男性;即使是女性地位向來低下的韓國、第三世界,女性創業的力道也頗為驚人。女力為什麼抬頭?是刻意的拉抬還是自然趨勢?而兩性平權,會是可預見的未來?還是會有更多的山嶺要翻越?」

這篇大製作的研究員是楊少強,四年前的問號,而今輪廓都更清晰。四年後的今天,少強在本期重新執筆,從經濟的角度探討「W經濟」與「W股」,W指的是Womem,女人。

從今年二月二十七日的一場全球股災,從美國到中國大陸,一天內全球股市蒸發掉六千億美元。誰惹的禍?跟各位報告,是一群日本歐巴桑落荒而逃的結果!這是量子基金的創辦人索羅斯事後的分析。再跟各位報告,這不是偶發,而是長期存在的一股力量。這群家庭主婦手上總共掌握日本十二兆五千億美元的家庭儲蓄,「不但左右匯價,連經濟學家也被她們搞得暈頭轉向。」《紐約時報》如此評論。投資界戲謔稱呼她們「穿和服的渡邊太太」。

哈哈!世界變了。

日本不是獨有,在工業化的國家,W勢力抬頭、左右經濟的現象快速擴散。投資銀行美林、高盛有兩份投資報告,深入探討W經濟與W股。

研究發現,從一九九九年至今,S&P五百大指數中,W股上漲速度是男性概念股的三倍。一位評論家也說:「股票買Sony,不如買Tiffiny」。支撐Tiffiny等W股的背後,是越來越多有經濟自主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