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在路上看到流浪狗,餓得皮包骨、皮膚病叢生,讓人心生不忍。沒想到,台灣不只陸地上有流浪癩皮狗。台灣的近海,也有「餓得背鰭凹陷」、「中毒皮膚長斑」的海豚。

一隻餓得背鰭凹陷的海豚!第一次看到雅玲的文章中出現這樣的字眼,我試圖想像那是怎麼一番模樣。

如果,你是一隻海豚。寬闊的海洋,應該是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資源供你享用,快樂遨游。不過,如果你是一隻現在生長在台灣西岸外海的白海豚,天性喜愛親近美麗的福爾摩莎,依賴台灣近海水域的食物過活。那,你已經注定不幸。

因為台灣正在慢性殺死海洋!

台灣有二百三十九個漁港,平均不到六公里,就有一個,密度世界最高。台灣海岸消波塊使用密度也是世界第一。我們的天然海岸不見了,中研院研究發現,過去二、三十年,台灣西岸近海消失的魚種超過兩百多種,包括海鰻、石斑等。白海豚失去了食物來源。而且,填海工業區的開發,不只造成潮間帶消失,更帶來大量污染,遠超過標準值的重金屬,如戴奧辛、鉻、鋅等這些毒物進入水域後,層層海洋食物鏈都受污染,中毒的皮膚病海豚焉然出現。

「海豚?跟我又沒關係!」許多人的第一個反應這樣說。

這個社會上有太多的事物,我們都可以簡單的拋下一句:這跟我沒關係!因為這個「沒關係」,河川生病了、森林生病了、海洋生病了、社會人心也生病了。

生病的森林用土石流、水庫嚴重淤積的代價來懲罰我們。我們毒殺海洋,海洋也會反撲殺人。我們吃的魚已經越來越少,越來越毒……。

一隻海豚,不只是一隻海豚。從牠的困境,看見我們未來的危機。這是為何《商業周刊》主筆陳雅玲與記者王茜穎從陸上到海上,花了幾個月的時間,做出這一期的海豚與台灣海洋寶藏的悲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