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桃圖案,出手自世界級設計大師村上隆。他的一幅作品「727」去年以超過一億日圓賣出,創下日本當代藝術拍賣價格的新高。

他是藝術家,也是商人,說話很痛快。出生貧窮的他毫不諱言:「我要金錢的力量」、「我也要世界級的影響力」。很少成功者敢大剌剌的說出自己的欲望,他說得直白,我們看到人性如何被驅動,產生龐大的力量。上個月,《商業周刊》副總編輯孫秀惠、資深撰述李郁怡、攝影翁挺耀飛往東京,進行專訪。

過去,我們探討成功者都在談成就動機,這次,我們談到更深層的欲望。

村上隆,一位計程車司機之子,經歷二次世界大戰的混亂。後來,到紐約學藝術的期間,他的欲望被一隻地鐵站的胖老鼠啟發,成為一股豐沛向上的力量。那一天,在一個骯髒、垃圾充斥的地鐵站,「我看到,地鐵站裡擠著一群老鼠,一隻大老鼠毫不留情踢開小老鼠,搶走食物。」這一幕,村上隆受到很大的驚嚇,也悟到:「身為藝術家要存活,在美國只有成為胖老鼠。」

胖老鼠、小老鼠;踢開、被踢開。這就是現實社會。

從窮酸畫家奮力上游的過程,他知道為何而戰,讓欲望、能力、目標產生結合,如今終於站上世界舞台。擁有金錢後,能產生什麼力量?在冬天會下雪的東京,他能把沙漠中的仙人掌喚來。他的仙人掌溫室,言簡意賅的說明此意。

華人新天后蔡依林的欲望,是一段故事。

《商業周刊》很少報導藝人,之前的周杰倫,本期的蔡依林是新的嘗試。你知道,一個原本跳舞同手同腳的人,今天為何能成為「歌壇舞后」?她在個人演唱會上的鞍馬劈腿與一層樓高的倒吊吊環表演,那是奧運體操中,只有男子競賽,而無女子競賽的項目。她才二十七歲,一次次突破自我極限,翻新成功,內心有深層的欲望。

根據研究,人類的欲望有十六種。一位學者分析,三種類型的人:不能克制欲望容易犯罪;能克制欲望,卻無法從追求中獲得滿足者,覺得人生沒意義;能控制欲望,又可從追求中獲得滿足者,就有自我實現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