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十四日下午,忝為主辦單位的我參加了第一屆「超級業務員大獎」頒獎典禮。我參與評審,但原本未打算出席頒獎活動,因為鎂光燈讓我不自在,也總刻板認為那是錦上添花。不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還是去了,而且後來還不想離去。

一入會場,巨幅入圍者照片、紅色舞台紗幔,讓人震懾。舊雨新知,寒暄歡笑,緩和了頒獎前夕的緊張。譬如,保誠人壽業務副總劉月桂是我在當總編輯之前就已結識,結識於夏威夷,她是那年慶豐人壽(保誠人壽前身)的Top Sales,七、八年未見,我們都仍在原崗位,但我們的老東家同時換手了。這次她因為入圍保險業,特地從高雄北上。我只參加保險業的書面審查,但未參與第三關面審,她相當遺憾,與冠軍失之交臂。

保險業的冠軍——黃志明,也是我曾經報導過的,當時寫得不夠入味,比較表面,這次《商業周刊》封面故事再次寫他,改由主筆劉佩修執筆,入木三分。

這次封面故事是由「超級業務員大獎」衍生而出,構想一波三折。原本以為報名者當中已難發現新面孔,而放棄發展成封面故事的想法。不過,當九月七日我評審完汽車業的決選後,改變主意。現代汽車(Hyundai)的銷售員林文貴讓與會者印象太深刻。評審之一、台灣第一位賣出一千輛汽車的張麗玉,對林文貴的形容非常入裡:「他就像生長在懸崖上的蘭花,沒有土,沒有水,懸崖上的風還很大,自己還可以從細縫中蹦出來。」他手上沒有一張好牌,沒有資源,但是在旱地裡自己打出第一名的成績,非常不容易。

他如此平凡,但我眼睛一亮。看到阿貴,我看到在社會底層的一股新台灣精神。我厭倦再聽到抱怨,渴望看到願意捲起袖子改變現狀者。

會後,我們舉行一場小型編輯會議,在副總編輯郭奕伶的主張下,我們決定以一個小人物——阿貴,為這次封面主角。他不是大企業家,但是,在他身上我看到希望。如同張麗玉所說:「一片葉子上,就算只剩下一滴露水,他也能用到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