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您還有印象,去年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七十歲生日的祝壽研討會,有六位諾貝爾得主飛來台灣。其中一位是「化學界天王」赫緒巴哈(Dudley Herschbach),他的輩分是李遠哲的博士後指導教授,並在一九八六年同獲諾貝爾獎。其研究領域,從分子動力化學到海豚智慧研究。

此人非常特殊,在小學一年級前就已經讀完三冊的世界歷史。雖然是全世界最頂尖的化學家,但很難想像,他醉心於閱讀與寫作數十年。甚至,他在課堂上還教授寫作,鼓勵他的學生寫詩。他在哈佛大學開的寫作課名創意十足,叫「釀造與混合——寫作如化學家」(Brewing and Mixing: Writing as Chemist)。他不是要學生風花雪月的寫,而是針對化學原理來創作,藉此開啟學生的領悟力。譬如,學生以「混亂」為題寫下:

「你無法想像如果『亂』不存在的話,生命會變成什麼樣子?事情會變得更糟,一旦『亂』的法則反轉了,書架上的書會自動排好,而小孩的房間都自動變得乾淨了!」

——Can you imagine how life would be, if there were no entropy? Or, making matters even worse, the laws of entropy were reversed? Books would get straighter on their shelves. And children's rooms would clean themselves!……

人家問他:「為什麼成為優秀的化學家,要寫詩?」有一年,他應邀到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演講時,他解釋自己的思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