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這十多年,我聚焦在研究一件事:人與企業的成功路徑。見過國內外不少人,不同的採訪,都在探索上述之事。看到很多商人成功後,蹦,掉下來!從失敗案例,回去檢視他過去被認定的成功。從而,「沉澱、過濾、分類」成功。久而久之,從訪問不同人,看他的格局,我學習「偵測成功」,或稱之為「成功含量」。成功人士縱有不同背景,但路徑多有類似之處。久而久之,我顯得有些厭倦聽這些事。

但是,上月初的一次聊天,又重新讓我燃起興趣的火把。我們談到,如果以科學的方式去檢查成功人的腦袋,會發現什麼?他們的腦袋與一般人,有何不同。《商業周刊》在數年前製作過「奈米入侵」封面故事,把趨勢科技生活化的寫作,引起頗多的回響。這次談腦神經科學,雖然題材創新,但挑戰很大。

誰能滿足我的求知慾?我首先想到主筆陳雅玲,她寫教育與深入研究的題目,功夫下得很深。我跟雅玲通了越洋電話後,她欣然接受這挑戰,不過著手研究後,發現是一場浩劫與折磨,後悔頓生。人類的腦是一個小宇宙,深奧與神秘,難度遠超過預期。薑終究還是老的辣,當雅玲的稿件被傳送到我信箱後,我馬上被她的文字給吸引。一開場她寫道:「『三歲定終生』可以改變,『基因決定論』也不是絕對;倒是孔子說:『學而時習之』是對的——這就是大腦科學的新發現。」

陳雅玲是我非常佩服的媒體工作者。她不常動筆,一旦埋入一個題目就不可自拔,文筆優雅,研究又做得深,所以作品常讓人有驚喜。我相信,常讀《商業周刊》的讀者應該會有同感。

九九九期封面故事「有錢人的大腦秘密」,因為涉及許多腦部專有名詞,攔路虎很多,所以難免閱讀的順暢度不如以往。不過,反覆咀嚼,滋味深厚。特別是,她的筆彷彿是一個鏡頭,深入後,顯像照出成功人士的「腦部帝國」的兩種思考路徑:正面思考、觸類旁通。此外,人類的「腦部帝國」構造,這次也在美術編輯楊長慶的繪圖作品,生動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