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與一位剛從阿拉伯地區回來的女企業家碰面。那裡,對於她,對於我,對於多數讀者都是很新鮮的世界。她以女人的低調奢華,描繪阿拉伯世界的富裕文化。

阿拉伯的女人有許多禁忌,譬如不能拋頭露面,現身公眾場所要黑衣蒙面,只露出雙眼。這豈不牴觸女人愛美的天性?是的,但她們自有變通。有錢的女人會在黑衣袖口處、領間、髮飾綴上鑽石。但是,美麗必須隱藏,因此多是黑鑽。所以,一件件乍看相似的黑長衫,有其細微而關鍵的差別。

保守的沙漠國度,有許多我們無法理解的矛盾。二○○四年十一月,沙烏地阿拉伯的第一位女飛機駕駛,產生。她是Hanadi Zakariya Hindi,受雇於阿拉伯世界的首富瓦利德。瓦利德敢於挑戰傳統,任用女性飛行員。但能開大飛機的她,卻不被允許開車。這是當地的禁令。因此,每次,她都必須由爸爸或哥哥等男性親人開車送她去機場,開飛機。

為何聊起阿拉伯世紀的富裕與保守,主要是近幾年油元勢力的興起。阿拉伯世界的人將賣油賺得的外匯轉換成全球投資,這股金流在「九一一事件」後,逐漸撤出美國資本市場,轉向中東本土、亞洲。

油元勢力來自保守而陌生的沙漠國度,但開始影響身處亞洲的我們。油元勢力的代表人物,就是沙烏地阿拉伯王子瓦利德。他的爺爺是沙烏地阿拉伯的開國國王,他父親曾經被流放,母親是不見容於皇室的異族女性——黎巴嫩人。

二十多年前,這位王子從美國返回沙國後,就開始縱身房地產,變成商人。如今他不但被選為亞洲最有影響力的人,更是西方世界產物——花旗集團的最大個人股東,今年十一月還與比爾.蓋茲聯手買下四季飯店所有股權。地底下的石油總有用罄之日,他是第一位懂得將油元轉換成全球投資的皇室成員,也是油元新勢力的代表人物。上月中旬,《商業周刊》副總編輯朱紀中、資深撰述吳修辰與攝影張家毓飛抵沙國首都利雅德,專訪首富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