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數千年歷史,唐朝是我最喜歡的一個朝代。

在一千三百年前,中國的領土已經俄國北抵貝加爾湖,往南延伸到越南與部分阿富汗,首都長安的國際化彷彿今天的紐約。即便到今天,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日本的文化都還深受唐朝影響,不論文字、建築與生活。

唐朝遺跡多不復存,但是走訪今天的西安,依稀可感受到昔日的輝煌。十多年前,我曾到這城市採訪台商,商人的名字已不復記,但十三朝古都的歷史厚度久久縈繞於腦中。每當人家問我最喜歡大陸哪一座城市,我總是不假思索的回答:西安。我記得,當時訪問一家瓜子工廠,工廠老舊不堪,卻無法改建,老闆跟我說,因為地底下有一座王妃墓,政府規定不能亂施工。這樣的故事發生在許多西安人的後院,彷彿義大利的羅馬。西安人就是生活於歷史。

唐朝國力強盛,從今日的出土陶俑,多是圓滾滾美女或肥嘟嘟的馬匹可看出。圓與肥是豐饒的象徵,說不上來為什麼,我就是特別喜歡。

唐朝的富饒奠基於第二位領導者唐太宗李世民,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談的正是「貞觀之治」。副總主筆成章瑜專程飛了一趟西安,在西北大學文學院院長李浩與知名作家賈平凹的協助下,走訪一千三百年前的帝王遺跡與文獻。

李世民是中國歷史上最會識人與用人的帝王,他後來落實中國的科舉制度、放大諫臣之權,奠定唐朝百年國力,影響後世深遠。這是大家較熟知的,大家不熟知的是,權力如何在後期腐化這位卓越的領導者。本期封面故事的資深研究員楊少強從《舊唐書》、《資治通鑑》等古書有諸多發現。

領導者的權力質變,是本期探討的重點,章瑜也特別走訪唐太宗被權力腐化的象徵—晚年興建的玉華宮遺跡|當年史所未見的宮殿群,耗費數百萬民工而建造。

重看歷史,一個再英明的領導者都難逃七情六慾,躲不開政治評論家南方朔所述:「最後,權力就像鴉片一樣,越抽越上癮。」甚而,被其腐化。北高兩市的市長選舉落幕了,唐太宗的這堂課正是新掌權者的暮鼓晨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