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吳舜文基金會的頒獎舞台上,《商業周刊》主筆劉佩修因為「大象男孩與機器女孩」作品獲得本年吳舜文新聞獎「雜誌專題報導獎」。她在致詞時感性的說,希望明年會繼續在這舞台上領獎,因為我們正在製作一個非常有意義的題目,這禮拜會推出。請大家拭目以待。

她口中的題目就是,窮人銀行家——穆罕默德.尤努斯(Muhammad Yunus)。佩修剛從孟加拉採訪回來,完成獨家專訪。

在這個國度,八三%的人民每天收入不到兩美元;也在這國度,誕生今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我第一次聽到尤努斯,是源自於佩修的一封電子郵件,她問:「我們是否該有這樣一篇有意義的報導?」我陷入沉思,深受感動。對於題目,我有時顯得瘋狂與偏執,有時又無精打采。因此,儘管多組採訪隊伍仍在不同國家工作、人力吃緊之際,我們決定再抽調一組人深入孟加拉。

十一月二十三日深夜,《商業周刊》資深攝影主任駱裕隆、劉佩修與首次擔當封面故事的記者曾如瑩飛抵孟加拉。這是孟加拉陷入政爭,對外交通封鎖解除的第四天。

我們希望在十二月十日、尤努斯到挪威領取世界榮譽前,專訪他。

《商業周刊》的採訪足跡多次到印度,但從未造訪孟加拉。事實上,抵達到當地後,我們更發現到這是一個外國人罕至的國度。因為,她貧窮。談到孟加拉,你可能知道這是全球人口密度第一高的國家、人均所得亞洲倒數第三低,貪腐排名全球第五……。洪水氾濫,全球每年死於水災的人口中有四分之三是該國人。

這個不被老天祝福的國度,卻出了一個聰明的傻子——尤努斯。他在祖國死亡不斷的年度,從美國回到孟加拉。離妻別子,義無反顧。人生如果有遺憾,他的痛應是被迫成為失職的父親與丈夫。他是一個經濟學家、銀行家、理想家,他說:「沒有人性,經濟學就像石頭一樣又乾又硬。」他矢志:貧窮應該是屬於博物館,而不是文明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