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三個人是農夫、阿嬤與董事長。他們也是我在主編本期《商業周刊》,最感興趣的三個人。

農夫是在海南島經商的黃益豐,人們叫他「世界蓮霧大王」。他們家原本是屏東鄉下的小農,七年前,在台灣加入WTO前,到海南島拓荒、種蓮霧。一個蓮霧,有多麼了不起的智慧?讀完黃益豐的故事,我真心佩服他。

他是一個擁有兩項技術本事的魔術師:第一,讓熱帶水果蓮霧「以為自己快死了」,控制它的開花結果期,達到淡季(冬天)上市目的,創造六倍售價;第二,蓮霧變大變小,他能因應市場的供需,機動調整生產。彷彿走入成衣工廠生產線。

黃益豐是一位很不一樣的農夫。盧素蘭也是很不一樣的阿嬤。

她該是平凡的,一個半聾的傳統婦女,能改變什麼?但在六十一歲後,她變成野鳥攝影家,是台灣第一個拍到新過境鳥種棕眉山岩鷚的人。素蘭阿嬤擁有什麼?沒有,什麼都不多,唯有對生命的好奇心。我相信,這樣的好奇心,也在黃益豐的個性底層。

英國作家Samuel Johnson說:「在偉大及慷慨的心靈中,好奇心是最初及最後的熱情。」大都會美術館希臘羅馬藝術主管Carlos Picon也做了有趣的闡述:「好奇心是這樣一回事,如果你不把生命交給好奇心,你就沒盡到本分。」(Curiosity is the thing. If you don't give life to curiosity, you haven't done your job.)

第三個人,叫做董事長,他是最近的鋒頭人物——日月光的張虔生。因為公司要賣給外資,日月光因此可能下市的新聞,他成為焦點人物。一家好公司為何要下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