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這篇專欄時,我已在回台灣的航程上。

十一月十六日,我們結束在美國的最後一天活動。「東北亞計畫」得主們各自結束拜會行程,回到費城後,這天下午,從艾森豪基金會董事長、前美國國務卿鮑爾(Colin Powell)將軍手中領到「畢業證書」。這一刻也意味曲終人散。

不過,句點是高潮,因為與鮑爾的座談。

美國人愛死鮑爾,不管老的、小的,見過他或沒見過他,知識分子或藍領,都著迷於他的魅力。身為美國第一位四星黑人上將的他,經歷過四任美國總統與多次世界危機,也一度被視為美國二○○八年、二○一二年呼聲最高的總統。有關他的書,坊間不下數十本。一位自視甚高、很傑出的中國大陸得主說,聽鮑爾這場演講是他畢生最棒的一場。這話很傳神,認同他這席話的得主,應該不在少數。鮑爾的領導還曾經被舊金山大學麥克拉龍商學院教授哈拉力(Oren Harari) 寫成《The Leadership Secrets of Colin Powell》。

看其書,想見其人。見其人,聽其言,有人覺得,半生的領導功力被打通任督二脈了。他的講話直入重點,擲地有聲,而且幽默。我不贅述他的領導學,但我想談一個領導者的眼神。

我看過許多領導者,商界、政治界,總統、大企業家……,我只能說,我從未見過眼神如此誠摯的攬大權者。一個歷經風霜,身經百戰、聰明而忙碌的領導者,眼神還如此之真誠,這是讓我訝異的。

他的眼神,所傳遞,一如他所信仰的價值。

在費城的閉幕活動,我們有一天半的相處。他在台上當主角時,眼神如此;他步下舞台,當聽眾時,眼神也是如此;他不斷被不知名民眾要求握手時,眼神更是如此。我常看到,很多領導者握手時,是一個熱情眼神,一轉身倏忽變樣。這是可理解的世故。每個人初到這世界時,眼神也曾經誠摯,後來,長了智慧、歷經世事、忙碌不已後,初始的眼神就不復見。我不知道,鮑爾為何還能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