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在上海出差,討論大陸市場的挑戰時,同事跟我談起不獨食的看法。不獨食,這三個字讀起來拗口,但放諸商場意涵很深。其反義字,可轉為台語的「整碗捧走」之意。對於任何一個商人而言,成事,一定要有企圖心且有能力,但這樣的商人又要有智慧的、適時的不獨食。簡直矛盾,難不難?當然,難。

這期《商業周刊》主題,延續上週的二百八十三位青創楷模的近況大調查。我們從二十三年前的一張老照片——第六屆青創楷模頒獎典禮,去追蹤當年同台的四位企業家的故事。本週的兩位主角是春保鎢鋼總裁廖萬隆與金錩工業董事長何樹滋,前者是全球前三大鎢鋼大廠,後者是全球工作鞋的代工龍頭,他們如今的事業營收都超過一百億元。但回看二十三年前,都是數億規模的小企業。

黑手企業家,胼手胝足的要把企業規模經營到百億規模,並不容易。檢視歷屆的青創楷模企業,如今營收超過百億的,不到十五家。春保與金錩是其中之一。這二十三年來,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他們與眾不同。

《商業周刊》資深記者,也是這兩期封面故事的企畫者呂國禎。去年十月,就已經注意到低調的何樹滋,他花了一年時間,研究並準備採訪大綱,才在今年八月,獲得首肯,飛到廣東去採訪這位務實的企業家。

雖是百億企業,但這是何樹滋首次接受媒體專訪。當攝影記者翁挺耀的鏡頭靠近他時,他的臉脹紅了。從報導,我彷彿讀了一堂EMBA課。他從父親的破產中,開始事業,步履蹣跚中,讓他處事「低看自己,高看事情」。他不貪多與大,讓我想起「不獨食」這句話。有利益,他分紅分股予員工。他輸了短利,但贏得長利,人才與技術都在他手中,得以逐步坐大全球。不僅如此,連經營權,他都考慮讓出,非常不易。

部分有能力的人,有一個毛病,也是一種性格:「高看自己,低估事情」。何樹滋不同,低調務實中,開創出更大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