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期《商業周刊》介紹兩位「怪怪的」企業家:一位是本期封面故事——旺旺控股董事長蔡衍明;另一位是金寶山集團總裁曹日章。

金寶山經營喪葬事業,創辦人曹日章還刻意把別墅建在墓園區。此人之怪,從《商業周刊》副總編輯張毅君的報導一開場的文字,就可見出:

他在別墅的牆上有著醒目的三行字:「倒數計時.1286.及時行樂」。「1286」是一個夏日午後,記者去採訪時掛在牆上的數字,顯示曹日章計算自己活在世上的日子。

五年前,曹日章因為腳疾開刀之後,就幫自己這一生的生命倒數計時,每天更換牆上的數字。當被問到,如果五年後沒死怎麼辦?曹日章笑著說:「呵呵呵,那就算賺到啦!」

一位不忌諱死亡的人,在人們的絕望與晦氣裡,成就一番事業。曹日章有他不同於常人的思維。他的朋友五湖四海,從宏創辦人之一黃少華、雕刻大師朱銘都是。我非常喜歡他的經商之道:「我總認為,名要勝於利,有人稱讚你好名聲,不怕無利可圖。」「做生命的企業做到頂尖,王公將相都要來這裡報到的。」

曹日章是怪才,與他訪問的經驗也是難忘。毅君與他的訪問結束後,曹老先生向毅君要了一支菸。他珍惜的吸到菸屁股都快沒了,才丟棄。可以想像,家人對他禁菸已久。說也怪,那一天之後,抽了二十多年菸的老菸槍毅君,竟從此不再想碰菸。

另一位怪才是蔡衍明,他做生意沒有太多條條框框,更是一位學歷無用論的倡導者。

他是富家子,但只有國中文憑。而他擁有的米果技術獨步華人世界,多數人大概不知道,一片小小米果,為了追求只剩「一%水分」的最佳脆度,他必須有能耐控制三萬種變數。一位江湖味十足的企業家,在傳統的食品產業中,卡位到高技術含量的利基市場,因此築起一條高獲利率的護城河。讓他從台灣一家小企業,能跨足中國大陸,稱霸全大陸的米果市場。食品老大無法越雷池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