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期編者的話並非出自總編輯王文靜之手。因為,她今天請假去當好媽媽了!

治軍嚴格的她,只要一接到兒子的電話,聲調立即軟化,變成了世上最溫柔的媽媽。而我這個執筆者,也是一位雙胞胎的媽媽。製作這個題目,始於我們都對「溺愛」心有戚戚焉。

有一天,七歲女兒又照例將剛削好的一盤水梨幾乎吃光,我問:「妳怎麼都沒有留給爸媽,還有小寶吃啊?」她振振有詞答道:「妳不是都叫我們盡量吃好吃的東西嗎?」

剎那間,我無言以對。是阿!從小到大,我們總是一直往小孩的碗裡夾菜,將最昂貴、最有營養價值的留給他們吃,他們吃不完的,我們才吃。這是我們給她的價值觀,女兒何罪之有?

直到與文靜聊起才知道,他們家的孩子都不上桌吃飯的,規矩是大人先吃,小孩在後。正如〈弟子規〉中所說:「長者先,幼者後」。但在生活上,到底要為孩子想多少?做多少?如何愛而不溺?類似的疑問,許多父母都有。

這問題也從二○○○年開始,成為全球兒童教育界最關切的議題之一。何謂「溺」,這條線應該畫在哪裡?這期封面故事,我們動員了採訪記者、經研室研究員共八人,尋找答案。

結論是,愛給得多,不是問題,問題出在愛的方式。記者李盈穎也歸納出父母教養四大原則:停、收、等、慢。

在採訪中,清大生物系教授李家維的教養方式令人印象深刻。他說:「我家老二,對生物很有興趣,高一開始讀大學生物教科書,我在這裡教生物學教了二十年,你很難想像,一個父親是多煎熬。看著兒子念那本教科書,你要拉住自己的手,掐住自己的喉嚨,不要去教他,不要主動去跟他講,因為他自己學習的樂趣,絕對比我去跟他講要高很多!」

他的大兒子國中畢業,就自己一個人拎著十餘公斤、五億八千萬年前的動植物化石從貴州回台,他說:「我從來不覺得一個高中生會比我們少知道哪些東西,我們比他多會什麼東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