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期封面故事,原本我想的標題是「留下巫和懋」。然而,現在說這些也都晚了。這是我在聽到台大國企系教授巫和懋、政大金融系教授霍德明與台大經濟系教授朱家祥,將連袂到北大教書的感慨。

我在台大讀書期間,修過巫老師的賽局理論,對他略有所悉。

因為電影「美麗境界」,紀錄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翰.納許(John Nash)的故事,賽局理論才被大家廣而談論。賽局如今是顯學,從一九九四年以來,有三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的研究關於賽局,更早的一位就是巫和懋的指導教授肯尼斯.亞羅(Kenneth Arrow),因此,巫和懋成為台灣賽局理論的權威。如果問我,在台大期間收穫最大的課是什麼,我想,巫老師的賽局絕對是其一。重點不只是知識的取得(關於賽局我現也忘了差不多),而是探索知識過程的碰撞,給我很大的啟迪。

巫老師上課很精彩,教學也嚴格,程度不夠好的學生如果敢找他指導論文,大概是不想畢業。即便如此,還是有不少學生寧願候補。前陣子,我就碰到一位EMBA的學生,課都修完一年,但就因為還沒等到巫和懋答應指導他的論文,而遲遲沒有動筆寫論文。我們都勸他,別癡傻了,巫老師要到北大了。

上禮拜,我到北京開會,在王府飯店碰到大陸清華大學社會系教授羅家德,他原本在元智大學教書,現在也轉移陣地。他說,他才剛與巫和懋教授等這批北大的「台灣教授」小聚。人生到了中年,找到一個新舞台,都很興奮。他們正是如此。

這期封面故事的執筆人是經研室資深主任賀桂芬,過去她製作過國際MBA排名等專題,對於亞洲各國的高等教育議題多有涉獵。我們在討論這題目時,曾經反覆辯論,三位知名教授的出走對台灣的意義?因此,她在文章的一開場,就丟出一個問句:「台灣教授四萬多人,這三人走,是四萬分之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