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張藝謀執導的電影「大紅燈籠高高掛」嗎?拍攝地點在山西的「喬家大院」,這是富裕六代的晉富巨商的大宅第,現在被列為國家級的古蹟,以前有句話:「皇家看故宮,民間看喬家」,喬家大院的建築地位可見一斑。

十年前,我去太原時,造訪過喬家大院。喬家大院並不恢弘,但這座古意盎然的巨宅的精雕細琢,遠勝於電影鏡頭的呈現。雖然,那只是半天的拜訪,但這些年,我總不時想起。上個月,我去大陸,聽朋友介紹最近大陸紅火的電視劇「喬家大院」時,立湧重逢老友的熟悉感。這幢建築,栩栩如生了。

花了幾天的時間趕工,我看完四十五集連續劇的DVD。對一介商人——主角喬家第三代東家喬致庸「匯通天下」、「貨通天下」的胸襟,留下深刻印象,也有些撞擊在心裡醞釀。那段在上海的日子,有天,我漫步到淮海公園內的一座洋房餐廳——小紅樓。這是一幢有歷史意義的洋房——當年百代唱片(上海最大的唱片公司)的舊址,可算是中國流行音樂催生地,如今室內掛著白光、姚莉等老歌星的黑白照片,盪漾著老上海的想念。

洋房的門口,有一個小小告示牌,說明歷史。我懷想著,當年車水馬龍的盛況。也想像,為何只有百代唱片留下名號?同樣的,我也在想商人不計其數,為何獨有喬致庸,能留名歷史,甚至被拍攝成電視劇?喬致庸賺的錢多嗎?還是留下一幢很棒的建築,還是他的格局?

同是唱片公司、同是商人,同樣的身分經由不同人的生命詮釋產生天壤之別的意義,這是格局。反觀這時代,誰在對我們的孩子,示範格局?老師、父母,還是總統?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聚富五百年」,由主筆劉佩修與駐上海記者韓斌跨海製作。這是佩修繼「大象男孩與機器女孩」的最新作品。她不但飛到山西平遙採訪,還拖回十五本晉商書籍,與資深研究員楊少強共同考究晉商如何興盛五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