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作這期封面故事「力爭上流」,是一個高難度的挑戰。新聞還在發展,各式媒體的每天訊息量很大,《商業周刊》該如何看待駙馬爺今日際遇,我們的觀點是什麼?這是我在星期日下午從韓國趕回台北後,與採訪中心、經研室同仁開會討論的重點。我們開了四小時的會議,最後決議:兩位副總編輯分工調度,動員四位寫手、五位經濟研究室研究員,聯手作業。

其中,資深研究員楊少強引述了兩個陳述權力的觀點。

其一,一九四四年,學者郭沫若在闖王李自成打垮明朝(一六四四年)的三百年後,同樣的甲申年曾發表了一篇轟動全中國的文章「甲申三百年祭」。李自成的流民軍打垮了明朝,逼得明朝最後一個皇帝崇禎自殺。然而花了三年打敗明朝的李自成,卻在進入北京城後四十天,他的王朝就迅速土崩瓦解。究竟是什麼原因?

郭沫若在「甲申三百年祭」中有這麼一段,談到大成功後的李自成:

「進了北京以後,李自成便進了皇宮,丞相牛金星所忙的是籌備登極大典,將軍劉宗敏所忙的是搜括贓款。幾十萬的士兵卻屯積在京城裡搶掠民財盡情享樂……。往昔嚴明的軍紀,如『不得藏白金』,『馬騰入田苗者斬』,『犯淫劫者立時梟磔,或割掌,或割勢』,『夜四鼓蓐食以聽令騎射』等等,被一一置諸腦後,忘得一乾二凈。」

四十天後,清兵入關,李自成親自出征,結果卻是「倉惶而逃,倉惶而敗,倉惶而返」。他的大順王朝也跟著灰飛煙滅。這是一堂警世課,後來,「甲申三百年祭」被毛澤東指名要全共產黨幹部細心研讀,要大家避免重蹈李自成「暴得大權就不可一世」的覆轍。

其二,尚書:「不矜細行,終累大德」。矜,指的把持。放到今天,我們可以看到,一個有權力者若小處不拘,乍看影響不大,最後終究會出大狀況。換個角度說,一個人後來的結果,其實可以從他過去許多的小地方看得出端倪。

上述的兩件事,是每個得權力者,或想追逐權力者,要掛記在心。也是本期封面故事的重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