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下轄近四千億元營收的事業、上萬名員工,每週主持的會議近四十個,每月出國頻率可能高達八次,該如何進行時間管理?

這是身兼仁寶電腦總經理、統寶光電董事長、華寶通訊董事長三銜的陳瑞聰的工作處境。

當你每天半夜要回覆上百封郵件、一週工作近八十小時,你如何保持旺盛的精力?

這是台泥董事長辜成允的工作現況。

當你所管理的資金高達兩千億美元,而且遍布全球時,你如何保持頭腦的每一刻清晰?這是全球債券天王——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投資長比爾‧葛羅斯(Bill Gross)的秘訣。

比爾‧葛羅斯每天四點半起床,瀏覽全球各地市場的行情。為了專注思考,他有個「一有一無」習慣:沒有手機(每天除了與太太通電話外,最多只接四次電話);一有,指的是每天早上八點半做瑜珈鍛鍊思考。過去三十多年來,他這個習慣只有兩次被同事打斷,其中一次是一九八七年市場崩盤。他說,「騎了四十五分鐘的腳踏車和十五分鐘的瑜珈之後,突然間,超級亮的燈泡好像被點亮了。」

這期《商業周刊》封面故事的發想,就是來自於這群日理萬機的CEO。他們如何在瞬息萬變的全球市場,管理這麼多人、錢與事,保持領先與卓越?這是智慧。不只他們,工時延長已是全球現象。但是科技工具增加,為何卻無助於降低現代人的工時?麥肯錫一份針對全球七千八百位經理人的調查,點出關鍵:無效率的溝通,包括語言、電郵和會議。

老天爺很公平的發給每個人每天都是二十四小時。但不同人用不同的生活方式詮釋二十四小時,譜出不同的生命樂章。在商場上,能夠處理更多複雜性的人,才會是贏家,這就是所謂的效率。我常想,看一個人的成就,只要從他典型的二十四小時安排,就能見端倪。國際通商法律事務所的主持律師陳玲玉分享她的人生如此說道:「同樣是一小時,別人做一件事,我可以做兩件、甚至三件。我常覺得自己的這一輩子,是其他律師的兩輩子。也因為這樣,我看了很多的東西,累積的人生歷練比別人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