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質利率是推動人類進步的動力,如果不動,人活得越久,反而會越痛苦。」這是國泰投信總經理張錫對「負利率」現象的憂心。

實質利率,指的是儲蓄扣除物價上漲後的實質報酬率。你可能不知道,最近一年半,台灣的每月平均實質報酬率是負○‧九三%;你可能已經知道的是,在失去許多世界第一的當下,我們最近拿下三個「世界第一」:十年、十五年、二十年公債殖利率都跌破日本,成為世界最低。這樣的「三冠王」,拿得既尷尬,又諷刺。

利率低,不能全然說是壞事,但低過頭,就會對國家、社會產生傷害。中央銀行不是不知道,最近又發布第七次升息,只是仍拉不上低檔利率。

台灣怎麼了?利率這麼低,苦了退休族。台大國企所教授湯明哲就感嘆:「現在人越來越長壽,但碰到利率越來越低,單靠存款利息,要怎麼累積那麼一筆龐大的退休金?」

如果犧牲退休族利益,有助於企業投資率的上揚,也還算有建設,結果不然。利率一降再降,但檢視台灣最近三年投資率,最好的是民國九十三年,當年台灣投資率為二○‧七%,居然比利率較高的香港與韓國都不如。也就是說,投資意願低落的問題,已經不只是低利率能解決,我們已在過度使用這項金融工具。政大金融系主任沈中華分析,台灣現在就像是掉入凱因斯所說的「投資性陷阱」中。

本週,我們以此為題,製作封面故事「零息風暴」。資深研究員楊少強很感慨的引述已故經濟學家蔣碩傑當年的看法:「在低利率打擊下,一般人只能自力救濟:『在長期的五鬼搬運和金蟬脫殼的剝削下,他們(一般人)也會採取自衛的行動,將他們的儲蓄盡量變換成實物、外匯、黃金和房地產,而不再存在金融機構,於是這一筆國民儲蓄就無法成為生產建設而用了。』這豈不是今日台灣的寫照?」

本期封面故事,我們從政策面、官方面、投資面切入探討。可惜的是,試圖約訪中央銀行總裁彭淮南先生,但未獲同意。否則,對於低利率政策應該會有更深入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