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這輩子,做很多事,容易;做一件具有成敗影響力的事、產品,反而難。你說,不是嗎?